第109章 所有人都好好的【大结局】

小说:谢谢你给过的痛彻心扉 作者:txt下载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苏离拉着楚颜的另一只手:“楚颜,回来。”

    楚颜也想离开这个男人的怀抱,可她没办法。只能被禁锢在怀中啊。

    “不许回去!景唯一!”东篱景逸很霸道!

    楚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这么看着东篱景逸。心中暗暗嘀咕,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凶?

    苏离一脚踹在东篱景逸的肚子上面,将东篱景逸踹开。然后抱着楚颜:“颜颜,你怎么样?他有没有弄疼你?”苏离很紧张楚颜,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他在担心景唯一才刚刚记忆被封存这么点时间就见到东篱景逸了,会不会对他不利,或者景唯一会不会又想起来之前的事情。

    “我没事,你放心吧。还有,你们为什么要打架啊?”景唯一眨了眨眼睛。

    随后,她说出来的话简直把在场的众人吓了一跳:“能用枪崩了的,就不要用拳脚解决……因为这样——太累!”

    景唯一说完之后。头就开始疼了。

    众人惊愕了,因为他们都没想到一个女人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苏离也是惊讶的很,他也没办法相信:“颜颜,你这话是从哪里学的?”

    楚颜试图想想,可是脑子却是越来越疼。最后她痛呼出声:“嗯……我……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从脑海中冒了这么一句话出来,好像是以前有人跟我说过这句话,可是我却一点都想不起来,没有印象。”

    楚颜摇了摇头,头还是很疼。

    东篱景逸立刻上前拉住楚颜的胳膊:“景唯一,你还说自己不是景唯一!这句话分明就是我对你说的!!难不成你现在还想说自己不是?那这句话是从何而来?!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看看我是谁,我是东篱景逸啊!”

    东篱景逸将景唯一抱住。狠狠地抱住。

    景唯一都快被勒的快喘不过气来了。

    “我……我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还有……你说的景唯一,我是真不认识。至于这句话,我更不知道因为什么了。我没有之前的记忆。可是……为什么我总是感觉你好熟悉?”楚颜的这句话让东篱景逸大喜!让苏离大惊!

    难不成楚颜的心中还是认识东篱景逸的!?!

    这个想法就像是一个炸弹,在苏离的心中轰炸开来。让他不由得害怕至极,楚颜现在好不容易和他在一起了,怎么可以因为和东篱景逸才刚刚见面就被破坏了!?!绝对不可以!

    “还有啊,我不叫景唯一。我的名字叫楚颜!”景唯一的话深深地刺痛了东篱景逸的心,东篱景逸没有想到再次见面景唯一竟然就不认识他了,一晃眼,就好像看见景唯一离他越来越远了,而他根本追赶不上。

    东篱景逸狠狠地摇着景唯一的身体:“你好好看看我!!我是东篱景逸啊!!你看看我。要不……你跟我回家吧,回家之后我们在慢慢说,好吗?”东篱景逸的眼中带着希翼。

    苏离却上前一步走,将楚颜从东篱景逸的怀中拉回来。

    用枪指着东篱景逸:“别过来,楚颜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两个人的婚礼在不久之后就会举行。她是不是景唯一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楚颜!就冲这一点,东篱景逸,你就再也没有资格跟我说争抢她。你没资格!听懂了吗!?”苏离的表情有些狰狞。

    东篱景逸冷笑:“未婚妻是个什么东西?只要是没有结婚,她就是我的女人。更准确的来说,她不管和你是什么关系,朋友也好,未婚妻也罢。她一直都是我的女人,识相的,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路。要不,从此之后我让你在中国除名。”

    楚颜的脸色白了,苏离的脸色也变了一下:“你以为你有这个能耐?你以为我苏离还是吃素的?当年杀你不成,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现在已经有了和你抗衡的本事,怎么,你觉得你还有机会把我踩在脚底么?别痴心妄想了,不会的。”

    东篱景逸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你以为只凭你现在这点能力就能跟我一决高下?苏离,你还是太天真了,我东篱景逸从小在修罗场生生死死不知道徘徊了多少次。这么多年,我放任你不管你,你还真的以为我就怕你了?如果想杀了你,何不在五年前就动手还要等到现在?给你一条生路你却不自知,就这么想死?也好,如果你自己找死,我现在就能成全你。”东篱景逸拿出来一把匕首。

    “你觉得是你的子弹快还是我的匕首快?”东篱景逸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楚颜看着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的愣神了。情况发生的太快,她根本反应不过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赶紧放下!”楚颜大吼。

    苏离却一把拉住楚颜,把枪口顶在楚颜的太阳穴上。

    “那你觉得,是你的匕首快还是我的子弹快?如果打在她的太阳穴里,脑浆四溢,怎么样?”说这话的时候,苏离的心都是在抽搐的。很疼很疼,就像是从心脏里硬生生的剜掉了一块肉一样疼!

    东篱景逸大惊:“把枪放下!”

    苏离冷笑:“放下?立刻写下契约书,从此跟我井水不犯河水,我就放了她。”

    楚颜万万没有想到,苏离竟然会这么做!

    眼睛睁的大大的,不知不困的时候,流下一滴眼泪:“你要杀我?不是说你是我的未婚夫吗?可笑,我的未婚夫竟然要杀我?苏离,你还是人吗?”

    苏离捂住了景唯一的嘴:“我不是你未婚夫!没错,对面那个男人就是你的丈夫,看见了吗?我爱你,所以我想得到你。就算是不惜一切代价我都要得到你,可是得到你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看看,如今我名下的股份被收购走了很多。这就是和他抢人的代价!所以,景唯一……你听明白了吗?”

    景唯一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的记忆,是不是你抹掉的?为什么!”景唯一这句话问的苏离心里不是滋味,为什么……因为他爱她啊!所以想要不顾一切的得到她,可是到头来呢?

    他本来以为他自己可以为了景唯一放弃公司放弃一切,可是他没想到。景唯一在他心里的分量还没有这么多,他的公司他的势力还是排在第一,所以……在听见公司出事的那一刻起,他的心里就已经没有景唯一的位置了。

    “你别伤害景唯一!什么都好说!”东篱景逸没有办法,只能妥协。

    苏离手中的动作一点也没有松懈:“没有为什么,我本来以为我也可以倾尽一切去爱你。但我没想到,你还没有这个资格在我心底兴风作浪,所以,现在就是你看到的这画面了。哦对了,你和东篱景逸还有一个快五岁的儿子……景唯一,别怪我。谁让我爱你呢?”苏离轻轻地在景唯一的耳边吹气。

    景唯一转过脸:“滚开,你这样我只会觉得你让我恶心。利用爱我的名义伤害我,这算什么?人渣!从此之后,你我再也不是朋友,就算是陌生人都不是。今天不管是我死了,还是你死了,我的葬礼你别来,你的葬礼我也不会参加。你我——两清!”

    景唯一说完,狠狠地咬一下苏离的手,那只手正好是窝着枪的那只。

    手腕处一疼,苏离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枪支掉在地上,景唯一趁这个功夫离开在苏离的脸上扇了一巴掌,然后快速的抛开苏离的身边。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让人害怕震惊了。竟然已经做到了这种丧心病狂的地步!

    她景唯一真是瞎了眼睛,才会觉得苏离是好人!

    “苏离,你他妈的丧心病狂!根本不是人,就你这种爱人的方式,你永远都不会有人爱你!你这个变态!”突然,景唯一身体一软,眼前一黑。

    晕了过去。

    东篱景逸大惊,立刻蹲下身抱住景唯一。

    天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盘旋了一架直升飞机,千惠雅歌打开舱门,放下爬梯。

    “苏离,快!快爬上来!”

    苏离愣了一下,却也只有一秒钟的时间,立刻抓住爬梯上去了。

    东篱景逸拿起枪,直接打在了苏离的一只手上,一时没抓住,竟然差点从高高的半空中掉下来,幸亏有千惠雅歌伸出手,拉了一把苏离,这才把快要从半空中掉下去的苏离拉进舱内。

    “先不要管苏离了,我就不信他不回来了。把这里清理一下,立刻回w市!”东篱景逸下命令。

    众人立刻乘着直升飞机拉轰的一大帮子人回到了w市。

    却没想到进门就被小乐乐抱住了大腿:“爹地,爷爷……爷爷不见了!”

    东篱景逸推开小乐乐:“管你爷爷不爷爷的,赶紧过来看看你妈咪。”

    小乐乐一下子哭了出来:“妈咪?我妈咪回来了?”

    赶紧跑过去,握住了景唯一的手。

    “妈咪,你醒醒!你这是怎么了啊,你起来,你看看我,我是小乐乐啊,我是东篱煜锡。”小乐乐看着景唯一就这么躺在沙发上,脸色苍白,吓哭了。

    东篱景逸怕了拍小乐乐的肩膀:“你妈咪没事,别担心了。你就在这里好好跟妈咪说说话,爹地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小乐乐从景唯一消失的这三个月不怒不笑,一点儿表情也没有。

    “你现在立刻去找医生,记得,等医生赶过来的时候,再马上出国去找顶尖医生。”东篱景逸吩咐身边的康仔。

    康仔低下头,回复道:“好的少爷,我马上去做。”

    ……

    景唯一醒过来之后,已经是六天之后了。

    这六天她就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可是梦之前的做了什么,她一点儿都不记得。

    从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乐乐趴在床边,景唯一心疼的摸了摸乐乐的脸。她不知道乐乐为什么会趴在床边睡着,但是她知道一定和她有关系,否则乐乐这个只会享受的孩子怎么会让自己这么受苦?

    下床,将小乐乐轻轻的抱上床脱下鞋子衣服,却不小心的惊动了乐乐。

    乐乐睁开惺忪得眼睛:“妈咪?你醒了吗?”

    景唯一点点头:“醒了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你看看你,怎么还睡在了我的床边呢?还不赶紧的回你自己的床上睡觉去啊。对了,你爹地呢?”

    小乐乐没时间回复景唯一,连鞋子都没穿,就这么风风火火的跑下楼。

    “爹地!爹地!!我妈咪醒了啊!你赶紧过来啊,过来看看,我妈咪醒了。而且,她记得我哦!快点儿进来啊啊啊啊!!”小乐乐站在楼上大喊,之前的小绅士风范一点儿都没有了,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东篱景逸听完之后心中一惊,然后大喜。

    “先生,抱歉现在不能送你,我的太太醒了。我现在要去陪我太太,你若是要走的话,我会让属下先送你的。至于谢礼,先生尽管开口,谢谢。”东篱景逸说完这些就立刻站起身,什么风度什么绅士,这一刻东篱景逸什么都没有了,只想着能够快点见到景唯一。

    进了房间之后,东篱景逸才发现景唯一是真的醒了。

    立刻赶过去狠狠的抱住了景唯一。

    “你醒了?!”

    景唯一点点头,将头埋在东篱景逸的怀中:“没错,我醒了。这段时间我就像是做了一个梦而已,这个梦真的好逼真。我竟然梦见了我失忆了,还不认识你了,竟然还成为了苏离的未婚妻,可是到了最后苏离差点儿杀了我……这个梦真tm邪了门了,我怎么会做这种梦呢?”景唯一有些不明白,可是她自己又想不通。

    东篱景逸皱了皱眉,梦?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发生过的啊,罢了,既然景唯一觉得那是一个梦,那便就是一个梦,什么都不是。只要景唯一开心就好了。

    “既然都是梦了,你知道了还纠结什么。现在没有人能够妨碍我们在一起了,再过几年,我们就可以出去旅游了,把这公司扔给乐乐就好了。”东篱景逸嘴角上扬。

    景唯一摸了摸肚子,这个时候……

    孩子应该多大了?

    “对了,孩子多大了?几个月了?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啊,肚子竟然这么大了,真是不可思议啊、”景唯一皱了皱眉头,她现在一定是胖成猪了。

    东篱景逸摸了摸景唯一的头发:“现在还不到四个月的,哪里胖了?”

    景唯一皱了皱眉:“那我这四个月都做了什么?怎么我什么都记不得,什么都想不起来啊?我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吗!?”

    东篱景逸将景唯一揽在怀中:“是啊,你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呢……”

    景唯一白眼一翻,她怎么感觉东篱景逸说这话的意思话里有话呢?

    “哎呀妈咪,你看看现在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么?你看看,我整天趴在你的床边趴的,我的脸都扁了。你说吧,你这次应该怎么补偿我啊?”

    景唯一想了一下:“要不这样吧,我今天晚上做顿饭你们吃?”

    东篱景逸和乐乐异口同声:“绝!对!不!行!”

    景唯一黑脸了:“我这才刚好,你们就故意气我是吧?”

    东篱景逸拍了拍景唯一的肩膀:“没有,我和你儿子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好不好?只不过吧,你做的饭实在是让人不敢吃。你就别生气了啊,别累着你自己,赶紧上床休息吧?我去做饭你吃?”

    东篱景逸这一次竟然自动请缨。

    景唯一点点头,乐乐却摇摇头:“爹地,你和我妈咪都是一样一样的,我妈咪做的饭好歹还能吃得下去。可是吃了你做的饭,我怕我会饿死。算了吧,还是让大厨好好做一顿给我们吃……成不成?”

    景唯一和东篱景逸一?敲了一下乐乐的小头:“不好意思……不行!”

    到最后,下来了竟然是被硬生生的拖着进了厨房。

    嗯……

    理由呢?

    理由就是,景唯一说,这顿饭叫做全家宴,一定要全家一起做。

    至于为什么一家三口都没有提到过老爷子,景唯一是因为她看清了老爷子一直都不喜欢她不承认她是东篱家儿媳妇,上一次老爷子竟然约她去和苏离见面……然后,后来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也想不起来了。

    而东篱景逸则是觉得,老爷子不来掺和这件事情更好。他从来都没有再叫过东篱爵一声父亲,他——不配!

    ……

    而日本。

    千惠雅歌的家中,苏离就躺在手术台上,四肢以及腰部都被禁锢住了。

    千惠雅歌端着托盘,穿着医生的白大褂,手中拿着注射器。

    将注射器中黄色的液体注入了苏离的血管中。

    红唇轻启:“苏离……你现在是在教堂中,你穿着礼服,千惠雅歌穿着婚纱……你们现在正在结婚。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正式的夫妻,恩爱无比。”

    苏离也喃喃出声:“没错……我是在教堂中……可是……”

    千惠雅歌的心脏一抽:“可是什么?”

    “可是那个女人不是千惠啊……”

    “是谁?”千惠雅歌警惕了。

    苏离喃喃道:“那个女人……是……是景唯一!”

    千惠雅歌大惊,心中大怒!苏离,你还真是一个贱骨头的男人,景唯一从开始到现在心中都没有你一丁点的位置!你竟然这么爱她?!

    “不不不……别激动啊……你好好看看她的脸……是千惠雅歌啊……不是景唯一……你再仔细看看,快看看啊……”千惠雅歌揉着苏离的太阳穴。

    苏离皱着眉头很久,然后舒展。

    “看清了吗?”

    “看清了!……那个女人,是千惠……”

    千惠雅歌满意的点点头:“没错。”

    随即便出去了。

    夜晚。

    千惠雅歌看着躺在身边的苏离,嘴角高高上扬。

    苏离,我如所愿,你现在还是躺在了我的床上进入了我的身体播下了你的种子。

    从你我合为一体那一刻开始,你我两人就已经注定了是分不开的夫妻。我千惠雅歌曾经说过,绝对不会看着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这是我绝对不容许的事情。而现在,你谁都不记得了,如今,你的心中也只有我——千惠雅歌这一个女人存在。

    深夜,两个人相拥而眠。

    早上,苏离醒来的时候,阳光刺眼。

    他看了看光着的上身又看了看身边光着的女人,那是一具令人血脉喷张的身体,体内像是苏醒了一头野兽,趁着女人还没有醒过来。直接冲进女人的身体。

    千惠雅歌的睡眠很浅很浅。

    被苏离这么大力的冲击了一下,立刻就醒了过来。看在自己身体上疯狂的男人,嘴角上扬。

    苏离,你最终还是成为了我千惠雅歌的男人,我说过。

    两个人在汗水中喘息中释放了他们自己。

    “雅歌……”苏离迷茫的喊道。

    千惠雅歌吻上苏离的唇:“我在呢。”

    两个人又是一番翻云覆雨。

    ……团农尽才。

    东篱景逸抱着景唯一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可是东篱景逸抚着景唯一的身体,就觉得自己下身好疼。

    “老婆大人,怎么办?”

    景唯一吃着橘子瓣儿,她现在特别爱吃酸,都说酸儿辣女,难不成她这一次还是生一个儿子?!不会吧?!她想要一个女儿啊!!

    听了东篱景逸的话,轻轻的一个斜眼过去:“你的五指是个好姑娘,她会帮助你的。哦对了,浴室还有冷水,亲爱的……自便。”

    景唯一说的好轻松。

    东篱景逸被压抑的好疼:“老婆,要不你帮我解决吧?”

    “哦……我的肚子疼,你刚刚影响到我了。我不吃橘子了,你要是还在这儿,我肚子就更疼了。去不去?”

    东篱景逸虽然能一眼就能看出来景唯一这是装的,可还是没有办法。

    屁颠屁颠去浴室用自己的手指姑娘解决的他的需要。

    等东篱景逸出来的时候,景唯一已经睡着了。

    东篱景逸轻轻地帮景唯一掖好被子,才上床睡觉。

    ……

    又历经五个多月。

    景唯一在众人的期盼下生了一个——

    女娃。

    刚出生就是嫩生生的小手小脚加上小脸。这一次的小女娃肉呼呼的,景唯一看见女儿的第一句话说的不是别的,就说:“我长得这么好看,我女儿怎么这么胖?是不是抱错孩子了?”

    众人大笑,只有东篱景逸没来得及看孩子一眼,只是抱住了景唯一,轻轻地说了一句:“老婆,幸亏了。”

    景唯一眼角留下了一滴眼泪。

    ……

    女娃的小名景唯一给取得就叫糖糖。

    本来东篱景逸还想给糖糖的小名叫做胖乎乎来着,结果被景唯一一脚踹开了。

    “长得本来就胖,你还叫她胖?滚蛋!还是不是她亲爹了?”.!

    东篱景逸就这么被人嫌弃了。

    “那什么……唯一啊,趁着喜庆我们说个事。不如……让果果和乐乐那啥?”

    “嫁妆给多少?”景唯一张口就问。

    “一个公司够不够!”路檀霸气出口。

    景唯一一拍桌子:“成交!我就是喜欢路檀这爽快!亲家母!”

    ……

    全文完。

    ...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黄色暧昧乡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c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