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一吻天荒地老(结局下)

小说:医尘不染 作者:txt下载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我为什么不敢回去,我怕什么,嘴长在别人身上,爱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我一定要勇敢起来,不能遇到什么事情都只知道逃避。”周萌萌目光如炬,眼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周老父子满意她的转变,才短短几个月,周萌萌已经跟之前大不一样了,“嗯,那就回去吧。”

    “爷爷,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你这个老董事长,好几年没参加公司年会了。”

    “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这老头子懒得操那份儿心。我怕折腾,别让我去受这罪。”周老爷子拒绝了。

    “既然这样,那我可就一个人回去了,到时候别说我不带你。”周萌萌顽皮地冲周老爷子眨眨眼。

    “你去忙吧。爷爷打游戏去,今天一定要通关。”

    “嗯。”周萌萌抱着文件上了楼。

    刚回到房间,就接到黄舒朗的电话,“萌萌,周氏集团年会你回去吗??”

    “干嘛??”周萌萌不答反问。

    “如果你回去。我就等你几天,跟你一起走。如果你不回去。我明天就走了。”黄舒朗此次来海南,主要目的是见周萌萌,顺便谈生意,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也该走了。

    “我是要回去,不过,临走前,还要宴请相关部分的人吃饭,你知道的。这些人,到过年过节,总是得表示一下的。”周萌萌有些为难地说,她真的很想说,你到时候能不能陪我出席,帮我挡挡酒。

    黄舒朗是聪明人,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但是装傻,假装没听懂。

    “这样啊,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处理好的。”

    周萌萌一听,只觉头疼。然后开始曲线求助,“往年呢,都是总经理请客,只是今年,前任总经理退休了。副总经理与我不和,看来,今年只能我亲自出马了。”

    “副总经理不服你吗?不过,如果换了我,我也不服。凭什么让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抢了我升迁的机会,如果长得像恐龙我起码能心理平衡一点儿。”黄舒朗开玩笑地说,他仍然没有接她请客陪酒的话。

    “那个,你明天晚上有空吗??”周萌萌知道这是周氏集团自己的事,她没有理由求助黄舒朗,可是……

    “你要跟我约会吗??如果是,我有空。”黄舒朗故作欣喜的说。

    “我是想约你吃饭,只是,不止一个人,你能不能帮帮我??”

    “替你喝酒??那我有什么好处??”黄舒朗问。

    “我给你介绍一个美女,绝对是美女,这次会跟我一起回去参加公司年会。”

    “好,看在美女的份上,帮你一次。”黄舒朗装作勉强的样子,答应了,明明是看她的面子,他却偏要说成是看美女的面子。

    “谢谢你,黄鼠狼大叔。”

    “萌萌,跟我,真的需要这么客气吗?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是无意中听到某人跟我说,明晚周氏集团新上任的美女老总请客,我不放心,才打电话给你的,看看你是否有人相助。可是,你跟我兜了好大的一个圈子,才跟我开口求助。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搞不定,找黄鼠狼大叔。黄鼠狼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对周萌萌,绝对没有坏心。”黄舒朗这番话是发自肺腑的,真情实意,没有半点掺假。

    周萌萌只觉鼻子一酸,眼泪下来了,抽了抽鼻子:“我知道,就是知道你对我好,我才不想找你,我欠你的,这辈子都没无法还清了。法国相陪的四年,我一直都记得。即使到了现在,我有事,你仍然会挺身而出。就说两周前的车祸,你是拼了命护住我,生怕我受一点伤,完全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我周萌萌,何德何能,值得你这样对我。你的情,我这辈子怕是还不上了。”

    黄舒朗笑了,“傻丫头,怎么哭鼻子?我对你好,我喜欢你,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你不必有心理负担,你也不必回应我,更不用觉得欠我什么。你要是真想还我的情,生个跟你一样漂亮的女儿嫁给我吧。”

    “没正形,我就算生个女儿,等我女儿长大,你都成老头子了。我可不想耽误了你,我一定会生个儿子,像东城一样高大,英俊潇洒,有宽厚的胸膛,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秦东城真的是好福气,我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了。你早点休息,明天晚上我来接你,打扮漂亮点儿。”黄舒朗说完挂了电话,心里不是很舒服,也许是听了周萌萌的话,她要生个儿子,像秦东城那样高大,英俊潇洒,有宽厚的胸膛,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她的眼里只看到了秦东城,他长得不英俊吗?不潇洒吗?他一米八四的身高,不够高大吗??

    为什么,她只看到了秦东城,他在她身边这么多年,她都看不到???

    难道真的如传说中的那样,女人对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总是难以忘怀??

    “萌萌,不管你心里装着谁,这都不影响我对你好,我只是想保护你,看到你笑,知道你过的好,我就安心了,我的小小幸福,就是能看见你阳光般无忧的笑脸。”黄舒朗的手轻轻抚摸手机屏幕,屏幕上是周萌萌在法国塞纳河边拍的照片,那么阳光,那么美丽,笑的那么纯真。

    周萌萌拿着手机,想了想,又放下了,她想,她的话可能伤到他了。

    但是,她也知道,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一些比较好。她相信,他会懂的,也会理解她的。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肯定,她爱秦东城,爱她现在的工作,爱现在的状态,她会为了明天,努力奋斗。

    黄鼠狼大叔,谢谢你的爱,谢谢你的陪伴,认识你,是周萌萌的福气,你永远都是最帅气的黄鼠狼大叔,千万不要因为我今天说的话,怀疑自己不够帅哦。

    虽然在我眼里,我孩子的爸爸是最帅的,可是你也不赖,但是我不会告诉你,想到这里,周萌萌笑了,拿过手上的文件,开始加班工作。

    忙完工作,已经十一点多了,周萌萌伸了个懒腰,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全身暖烘烘地,舒服的想睡觉。

    睡前还是不忘给受伤的秦东城打电话,“老公,睡了吗?”

    “等你电话呢,今天怎么这晚??”秦东城知道她肯定在忙工作,所以一直安静地等她电话,没有打扰她。

    “是啊,我就算回来,也得把这边的事安排好了,才能走啊。你今天听不听话,有没有到处乱跑??”周萌萌问道。

    秦东城笑了,说:“报告老婆,我今天哪儿也没去。”

    其实下午秦东城出去了,他去了珠宝店,去取他订制的钻戒。

    虽然现在不能马上娶她,但还是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嗯,真乖,我今天累死了,现在没有一点儿力气,只想睡觉。”周萌萌缓缓闭上眼睛。

    “老婆,你不能太辛苦了,要注意休息知道吗?”

    “老婆……老婆……”电话那端已经没了声音,传来周萌萌均匀的呼吸声,她居然讲着电话睡着了,为了能回来,这几天累坏了吧。

    “老婆,晚安,好好睡觉。”秦东城隔着电话,给了她一个吻。

    挂断电话,秦东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第二天一早,一个秦东城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人出现在了他的病房,这个人就是他的林琳。

    “听说你受伤了,特地买了些水果,过来看你。”林琳说完拉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她的腹部已经高高隆起。

    “你怎么来了?”秦东城问。

    林琳伸出手,剥了一个沙糖桔,“我喂你吃吧?”

    “我伤的是腹部,手能动。”秦东城冷冷拒绝,感觉林琳在病房里,气氛怪怪的。

    “你不吃,我可吃了。”林琳将桔瓣扔进了嘴里。

    秦东城看着林琳,他实在是想不通,她为什么要来看他??

    她和秦老爷子在一起,他强烈反对,不光是他,秦婉心和秦婉莹也都不答应。

    林琳眼睛微微闭了一下,拿过纸巾,将嘴里的桔子吐了出来,“真酸,这桔子不好。”

    “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秦东城有些不耐烦,他是真没什么心情应付她。

    林琳突然话峰一转,说:“听说,周萌萌要回来了??”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

    “那么激动干嘛,我又没有把她怎么样。”林琳哈哈大笑起来。

    林琳这女人,真的是无风不起浪,恨不得天下大乱,那得意劲儿,气得他真想一枪嘣了她。

    “你到底想怎么样?”秦东城问。

    “不想怎么样,我就好心来看看你,然后让你提醒周萌萌一声,出门小心点,可别又流产了。”林琳说完笑着出了病房。

    当天晚上,秦东城跟周萌萌通电话的时候,就将林琳知道她回来的消息告诉了她。

    “知道就知道呗,我怕她不成。”周萌萌满不在乎地说。

    周萌萌的态度让秦东城更担心了,林琳不会轻易放过周萌萌,他害怕,她再对周萌萌下手。

    “萌萌,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激动。”

    “什么事,说吧,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能刺激到我了,我的心理足够强大。”

    “萌萌,你上次流产,是林琳指使人做的。你自己回想一下,当时是不是脚下一滑摔倒的。”秦东城本不想说出来,让周萌萌伤心,可是周萌萌如此轻敌,他怕她再次遇到林琳时,会再受伤一次。

    周萌萌愣住了,她当时的确是脚下滑,没站稳摔倒,她没有想到,她摔下楼梯台阶是人为,而不是意外。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做错了什么,她要这样对我。”周萌萌眼泪下来了,她的孩子,她真的做好心理准备,做个好妈妈,可是孩子却离开了她。

    她甚至自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孩子,却没有想到,孩子竟是被林琳害的。

    “她还未出生的弟弟和母亲死在了你父亲的车轮下,她有些极端地想为她弟弟和母亲报仇。而你父亲已经去世了,她将仇恨转嫁到了你身上。”秦东城分析道。

    “可是关我什么事,我的孩子是无辜的。”周萌萌气愤地说。

    秦东城紧张起来,“萌萌,你现在怀着身孕,不能跟她硬碰硬,我告诉你这些,就是让你防着她,一切小心。”

    “我会小心的,我不会再给她机会害我的孩子。”

    “萌萌,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电话那端传来黄舒朗的声音,秦东城一怔,“你身边怎么有男人的声音。”

    “是黄舒朗,今晚有酒宴,特地请他过来挡酒的,我不能喝酒。”周萌萌解释道。

    “嗯,那就辛苦他了,那不打扰你们了,你到家以后再给我电话。”

    “好,那我挂电话了。”周萌萌挂断电话,还是一脸惨白。

    “萌萌,出什么事了?”黄舒朗追问道。

    “我上次流产,是林琳干的,她指使人在地上作了手脚,所以我才会摔下去。地上很滑,我才会没站稳,她怎么可以这么恶毒,我可怜的孩子……”周萌萌说着说着,眼泪又下来了。

    黄舒朗的面色越来越暗,握紧了拳头,却没有发作,轻声安慰:“好了,别难过了,客人们已经到了,快进去吧。孩子的事,回花城以后,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周萌萌回过头,看着黄舒朗,他从怀里掏出手绢,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妆都哭花了,你先进去,一会儿,我假装无意中路过,碰上你,然后进去陪坐一会儿。我这样跟你一起进去,有些不合规矩,我不是周氏集团的人,而且桌上还有认识我的人。”

    “好,你可一定要来。”周萌萌抽了抽鼻子,一把抓住他的手绢,将鼻涕眼泪全擦上去了。

    黄舒朗为周萌萌打开车门,她拢了拢身上的披肩,里面穿的是一件真丝小礼服裙子。

    “进去吧,我稍后就到。”黄舒朗冲她微微一笑。

    周萌萌点点头,进去了,她先去洗手间补了个妆,然后才朝预订的包房走去。

    进去的时候,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公关部经理已经在那里陪客人喝上了。

    “周总,你怎么才来啊,罚酒三杯。”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男人走上前,搂住了周萌萌的腰。

    周萌萌的助理许诺急忙上前,“冯局,我们周总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不能喝酒,这酒我替她喝。”

    “许小姐,如果你要代她,就不是三杯,六杯。”另一个男人在一旁说道。

    “怎么听到熟人的声音了。”就在这时候,黄舒朗推门进来。

    “哟,黄总,真巧。”

    “我在隔壁吃饭,这不,明天准备回去了,几个朋友为我送行,摆了酒宴,经过这里,听到熟悉的声音,进来打个招呼。”黄舒朗说完看到周萌萌,故作惊讶状:“萌萌,你怎么在这里?”

    “我……”周萌萌怔住了,这台词,没有预先练习,她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黄总,你跟周小姐认识??”最开始叫周萌萌喝酒的冯局开口了。

    “岂止是认识,还相当的熟。”黄舒朗故作暧昧地贴近周萌萌的身子,手环上了她的腰。

    “哦哦哦。”那些人后知后觉地点点头,“既然黄总跟周小姐认识,不如坐下来一起喝两杯。”

    “隔壁还有几个朋友在等我,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这是干什么,要喝酒吗?”黄舒朗看到了周萌萌手里的酒杯。

    “周总迟到了,冯局说罚酒三杯,这位小姐要替周小姐喝,老高就开了个玩笑,让许小姐喝六杯,把人家小姑娘吓住了。”另一个男人开腔了。

    “今天,在这里,碰到大家,也是缘分,明天我就要离开海南了。我就借萌萌的酒,敬各位一杯,你们就放过那个小姑娘吧,看把人脸都吓白了。”黄舒朗打趣道,接过周萌萌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黄总真是好酒量,黄总既然干了,我们也干。”

    “刚才那杯,是我敬大家的,这一杯呢,是我替萌萌敬大家的。她怀孕了,不能喝酒,还望各位海涵。”黄舒朗举着空酒杯,公关经理忙给他满上了,他点头微笑,然后伸手扶着周萌萌的腰,让她坐下。

    “恭喜周小姐,刚才失礼了,不知道周小姐怀孕,还让周小姐喝酒。”冯局马上说道。

    “黄总,周小姐怀孕,你是怎么知道的,关系匪浅啊。”高局开玩笑地说,他跟黄舒朗关系好,所以敢这么问。

    周萌萌微微一笑,没有作答,她跟黄舒朗的关系,不需要解释,只要他和她明白就行,外人怎么理解不重要。这种场合,本来就是曲意逢迎,虚情假意。

    “我跟周小姐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我不会告诉你,我知道她腰上有颗痣。”黄舒朗说完哈哈大笑起来,众人更是觉得黄舒朗跟周萌萌关系不一般,而且认定周萌萌肚子里怀着黄舒朗的孩子。

    一番嘻笑过后,黄舒朗借机离开,说有朋友在等他,离开前,他拍拍周萌萌的肩:“不准喝酒,否则,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一会儿我来接你。”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足以让在座的人听见,既显得亲密,又告诫那些人,不要趁他走了给周萌萌灌酒。

    “哎呀,酸死了,你们俩当我们不存在啊。”高局大声嚷嚷道。

    “各位吃好喝好,喝好吃好,我离开一会儿,那边也有几个朋友,不好意思啊。”

    在黄舒朗走后,那些人果然收敛了很多,不好再逼周萌萌喝酒,可是周萌萌的助理公关部经理,被整得很惨。

    十点左右,黄舒朗过来接周萌萌,公关部经理则带人去洗桑拿了。

    “你还好吧??”黄舒朗关心地问。

    “没事儿,没喝酒,吸了一点儿二手烟,还没晕。”周萌萌趴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

    黄舒朗上前,将周萌萌的助理抱了起来,说:“走吧,这就是工作。这丫头就是你打算介绍给我的美女,长得挺漂亮。”

    “是啊,今天委屈她了。如果不是你出现,他们连我都不会放过。”

    “有我在,没敢会把你怎么样的,你没事儿就好。这丫头醉的不轻,我抱她你不会吃醋吧?”黄舒朗调侃道。

    “怎么会呢,有什么好吃醋的。”

    “我抱别的女人,倒真希望你能吃醋。”黄舒朗说完,又觉得自己多想了,笑着大步离开。

    周萌萌跟在他身后,一出门保镖迎了上来,打开了车门。

    “许小姐喝醉了,先送许小姐回家。”周萌萌对保镖说道。

    “是,那你呢?”保镖不放心地看了黄舒朗一眼。

    “我自己回去,不用担心,一个老朋友,没事儿的。”周萌萌打消了保镖的疑惑。

    保镖开着车,将周萌萌的助理许诺送走了,黄舒朗则与周萌萌沿着路边散步,身后有辆车一直跟着他们。

    “上车吧,你穿得这么少,别冻感冒。”黄舒朗说道。

    “嗯,透透气舒服多了,在里面,快把我呛死了。”

    “呵呵,你啊,天生的贵妃命。公关部那些人,天天都要应付这样的场合。”黄舒朗说完又觉得自己的话不妥,悄悄看向周萌萌,果然她的脸色变了。

    “上车吧,再不上车,司机该在心里偷偷骂我们了。”周萌萌开玩笑地说。

    黄舒朗笑了笑,没说话,上车以后,周萌萌却主动挑起了刚才的话题,“你说,当皇后好,还是当贵妃好??”

    “都好,皇后虽然不受宠,但是正室。贵妃虽然不是正室,可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黄舒朗回答道。

    “我要是真到了古代,我肯定愿意当贵妃,被疼爱呵护着,也不要当母仪天下的皇后,去遵守一堆破规矩,得不到皇上的爱。”周萌萌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却只是一瞬,当她别过头看向窗外的时候,黄舒朗看到了她眼底的落寞。

    周萌萌回去的时候,见周老爷子在客厅等她,很是过意不去。

    “爷爷,您还没有睡啊。”周萌萌走到周老爷子身边,从身后抱住了周老爷子的脖子,头搁在爷爷宽厚的肩头。

    周老爷子伸出手,拍拍她的头,说:“你没回来,爷爷哪里睡得着。”

    “我没事儿,有人英雄救美,呵呵。”周萌萌笑着在周老爷子对面坐下,看着茶几上的芒果,嘴馋地拿起一个想吃。

    “欢姐,帮小姐削两个芒果。”周老爷子喊道。

    “算了,不吃了,挺晚的,不麻烦欢姐了。”周萌萌有些不好意思。

    “小姐,不麻烦,怀孕的人,多吃些水果好。”欢姐说完拿了两个大芒果去厨房了,没多大会儿,一般削了皮切成条状的芒果就端出来了。

    “拿去房间吃吧,很晚了,早点休息,明天别去公司了。”

    “嗯,爷爷,那我上楼了,您也早点休息吧。”

    周萌萌回到房间,想起秦东城说等她电话的,她看了一时墙上的时针,已经十一点四十了,也不知道他睡了没有。

    电话打过去,才响两声就被接了起来:“老婆,你回来了,没出什么事儿吧。”

    “能有什么事儿,我好的不得了。不过,助理和公关部经理很惨。”周萌萌轻笑。

    “没事儿就好,那个姓黄的有没有欺负你??”秦东城小心眼地问。

    虽然,知道黄舒朗不会对周萌萌怎么样,可心里还是不痛快。

    “醋坛子倒了,我闻着酸味儿了。”周萌萌调笑道。

    “你还敢笑话我,等你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你在吃什么,这么香,我都闻到味儿了。”秦东城问。

    “那你猜猜看,我在吃什么。”周萌萌将水果叉放进盘子里,将盘子放到了桌子上,进浴室放水去了。

    “我猜是木瓜?或者是芒果??”

    “到底是木瓜还是芒果?”

    “木瓜能丰-胸,不过,你怀孕以后,比以前丰满很多了,估计在吃芒果。”

    “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在我房间安装监控摄像头了。”

    “哎呀,被你发现了。现在才知道,会不会太晚了,我每天看你换衣服,看得我热血膨胀啊。”秦东城夸张地形容着。

    “真的假的??”周萌萌在房间四周环视一圈。

    “哈哈……”电话那端却传来秦东城的笑声。

    “啊,你骗我,我不理你了,我去洗澡,我明天下午的飞机,我叔叔会安排人来接我,你就别来了,好好休息。”

    “嗯。”秦东城嘴上答应不去接她,可是一听说,她明天下午的飞机,恨得不马上去查班机号,看她几点到,他要去接她。

    “那我去洗澡,你乖乖睡觉,明天见。”

    “明天见。”

    当飞机降落在花城机场的时候,周萌萌的心情也随之澎湃起来。

    此时的花城,正是寒冬腊月,虽然不似北方城市那般寒冷,但也有一丝丝的寒意,一出门口,黄舒朗本能地将周萌萌搂进了怀里为她取暖,却一眼看到了捧着玫瑰花的秦东城。

    秦东城用审视的眼光看着那个将手放在周萌萌肩头的男人,此刻,黄舒朗在他眼里,是情敌。

    “护花使者来了,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了。”黄舒朗笑着放开了自己的手。

    周萌萌看到秦东城来接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也不顾黄舒朗在场,就朝秦东城扑了过去,紧紧抱住了他。

    “啊……”秦东城痛得哼了一声。

    “怎么了,我是不是碰到你的伤口了?”周萌萌赶紧退后一步,紧张地看着秦东城。

    “我没事儿,谢谢黄先生帮我照顾萌萌。”秦东城朝黄舒朗伸出手。

    黄舒朗也伸手,当他的手跟秦东城握住的时候,他就后悔了,他的手指险些被秦东城给捏碎了。

    秦东城一脸的镇定,可是他却是使出全力,给黄舒朗惩戒。

    在他看来,黄舒朗可以示好,可以照顾周萌萌,但是手不能伸到周萌萌身上。

    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让秦东城心情很不爽,周萌萌是他的女人,他是绝对不能忍受别的男人搂着他的女人。

    “黄鼠狼大叔,孩子的爸爸来接我了,谢谢你一路上的照顾。”周萌萌的眼下之意是,她要跟秦东城走了。

    “你们走吧,外面冷,别着凉了。”黄舒朗说完又觉得自己多嘴了。

    许诺推着周萌萌的行李箱走出来的时候,见黄舒朗站在那里,走了过去:“黄总,我还没有谢谢你,谢谢你替我喝酒。”

    “你真要谢,谢你们周总吧,我是看她的面子。好了,快走吧,还有机会再见面的。”黄舒朗在年轻的小助理眼里看到了爱慕和崇拜。

    而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年轻小女孩的盲目崇拜,他知道周萌萌是一片好意,这个叫许诺的女孩子长得也挺漂亮,但是喜欢一个人就是一种感觉,他对这小姑娘没感觉。

    周萌萌回来了,最开心的人就是秦东城了,许诺被公司的人接走,而周萌萌则跟秦东城回了公寓。

    “暂时只能带你来这里了,别墅太远,家里我自己都不想回去,我爸差点娶了林琳,我跟他冷战中。”秦东城说道。

    “我听说了,只是没想到,林琳有这么大的本事,居然能把你爸爸给迷住。”

    “算了,别提她了,说到她我就生气。过来,让我看看,都瘦了。”秦东城坐在沙发上,朝周萌萌招手,她缓缓走了过去,他一手拉过她,在他腿上坐了下来。

    “没正经,受伤了还这样。”周萌萌瞪他一眼。

    “这段时间,我都想死你了,你有没有想我??”秦东城亲吻她的耳垂,然后是红唇,两个人很快搂抱在一起,吻得如火如荼,难舍难分。

    就在擦枪走火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

    “真会挑时候。”秦东城有一丝地愠怒。

    “少爷,我没打扰你们吧,刚才老爷来电话了,让你带周小姐回去吃饭,二小姐回来了。”

    “不去,告诉老爷子,谁也不许打扰萌萌。”秦东城冷冷地下令。

    “知道了。”

    司机走后,秦东城已经没有心情继续了,抱了周萌萌一会儿,然后就跟变魔术似的,突然说:“耶,你手上怎么有一枚戒指。”

    “啊??”周萌萌吃了一惊,看着手上的钻戒,直发愣,这戒指什么时候戴上去的她一点儿也不知道。

    “老实交待,这是怎么回事,你有相好的人了,你不要我吗?”秦东城举起周萌萌的手,让她给他一个交待。

    周萌萌看了看戒指,然后又看了看秦东城,突然反应过来,“讨厌,肯定是你给我戴上去的。”

    “喜欢吗???”秦东城轻笑。

    “喜欢。”周萌萌甜甜地笑了。

    “等我有钱了,再给你买个大的。”秦东城说道。

    周萌萌一怔,等他有钱了,他现在没钱吗,还是……

    “萌萌,你会不会嫌弃我是个穷光蛋。我跟我爸闹翻了,现在脱离秦家,我就只有那点儿可怜的薪水,但是养活你和孩子不成问题。”

    “我只要你,只要跟你在一起,就算住在这个小公寓,我也觉得幸福。”周萌萌依进了他的怀里,公寓里有一点冷,她将自己缩成一团,紧紧依偎着他,他身上有暖暖地热气传来。

    她的长发随意地披散着,他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和安全,她很快就睡着了,这些天,为了能回来,她天天晚上加班到很晚。

    加上怀孕的原因,只要一放松下来,就想睡觉。

    “萌萌。”秦东城轻唤一声,见她没有反应,将她打横抱起,放到了床上。

    公寓一直没人住,他怕把她冻着了,找到空调遥控器,调好温度,让她睡觉。

    秦东城掀开被子,在她身边躺下,周萌萌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睁开眼,见到一张俊脸,她笑了。

    伸出手,轻轻抚摸他的脸,他的鼻子,嘴唇。

    秦东城睁开眼,只见她带着笑,她身形娇小,趴在他的身上,他居然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我这样,会不会弄到你的伤口??”周萌萌声音有些沙哑,却带着别样的诱惑。

    “你只要不是突然撞过来,我都没事儿。”秦东城轻笑。

    “人家看到你太高兴了嘛,忘记你受了伤,就扑过去了。你伤口疼不疼,要不算了,我下去吧。”周萌萌咧着唇轻笑,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更加地魅-惑。

    散乱的黑发披散而下,沿着她精致的小脸,垂落到他的脸上、脖子上、软软的,痒痒的。发间有缕缕暗香,幽幽地往他的鼻子里钻,流入他的心底,仿佛要将他抓紧一般。

    秦东城的喉结动了动,作了一个吞咽口水的动作。

    “你玩火,就想逃了,你得为你的行为负责。”他慵懒地轻哼着。

    他的大手用力,将她那纤细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小腰往自己的小腹贴近,周萌萌笑了起来,低头吻住他的唇。

    周萌萌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身上,她在这方面,没什么技巧,只知道一味地依着他,任由他带领着前进。

    “东城……”

    “嗯。”秦东城应声。

    “我爱上你了,而且越来越爱你了。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你知道吗?”周萌萌问。

    秦东城此刻,没心情研究她什么时候爱上他的,他只想马上吃掉她。

    他想她,她也想他,但是他们都会顾忌到腹中的孩子,不会太激-烈,但也是足够缠-绵。

    秦东城坚持了二十几分钟,就伤口疼了,他眉头微皱,周萌萌注意到他动作变慢了,睁开眼,看着他。

    周萌萌反应过来,知道他扯到伤口了,本想说结束,可是他还没有释放出来,这样结束,他会更难受的。

    两个人就这么溺在一起,缠缠绵绵地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秦东城释放了他的热情,周萌萌还舍不得离开,趴在他身上不肯下来。

    “老婆,我听到宝宝说他饿了。”秦东城轻笑,实际上,是他听到她肚子咕咕叫了。

    “我饿了,可是我不想出去,我就想跟你在一起。”周萌萌赖着不肯下来。

    “那我打电话,叫外卖。”

    “嗯。”周萌萌点点头。

    秦东城打电话到饭店,周萌萌则去浴室洗澡去了,洗到一半,秦东城也进来了。

    “你出去。”周萌萌有些不好意思。

    “老婆,你是在害羞吗?”秦东城调笑着走到她身后,搂住了她的腰,然后环抱住她的胸。

    周萌萌没有拒绝,整个人都倚着他,温热的水淋在身上,很舒服,他轻轻地帮她擦洗。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上了精美的食物。

    “老婆,开饭。”

    吃完饭以后,周萌萌给周源远打了一个电话,却没有人接。然后又往家里打电话,凤姐说周源远去法国还没有回来。

    “我叔叔还没有回来吗?那明天的集团年会怎么办??”

    “不知道呢,按说也该回来了。”凤姐也呐闷了,明天就是年会了,今天公司好几个股东往家里打电话,说他手机关机了。女肝布弟。

    “也许明天就回来了。”周萌萌安慰道。

    “嗯,小姐,你在哪儿?要让老黄开车去接你吗?”凤姐关心地问。

    “凤姐,我在一个朋友那儿,你别担心,明天我直接去酒店参加年会。如果我叔叔回来,给我回个电话。”周萌萌说道。

    “好的。”

    跟凤姐通完电话,周萌萌不放心,又给黄舒朗打了一个电话。

    “黄鼠狼大叔,没打扰你的好事儿吧。”周萌萌坏笑道。

    “你说,我在运动。”电话那端不仅有黄舒朗的声音,还有女人的声音。

    周萌萌也顾不得那么多,反正已经打扰了,管他在干嘛,“明天就是集团年会了,我叔叔还没从法国回来,我有些担心。”

    “出去。”黄舒朗低吼,可他身边的女人缠着他不放,“滚,别让我说第二遍。”

    黄舒朗的吼叫声把周萌萌吓了一大跳,“黄鼠狼大叔,不好意思,扫你的兴了。要不,我晚点儿再打吧。”

    “萌萌,别挂电话,人已经赶走了。你叔叔现在还没回来,可能出事了。”黄舒朗猜测道。

    “出事?你别吓我……”周萌萌顿时傻了。

    “应该是有人故意引他去法国,让他不能出席明天的集团年会。如果他不能出席集团年会,且下落不明,那么你就是公司最大股东。估计是有人想推你上位,而你管理经验不足,根本不能担当大任。”

    “那怎么办,叔叔回不来,如果真有人打我的算盘,我该怎么应对??”周萌萌傻眼了,让她管理一个分公司,她都搞不定,一直是爷爷在她背后当她的智多星。

    等等,爷爷,对啊,她可以找爷爷。

    “找你爷爷。”

    “找我爷爷。”

    两个人几乎同时想到了周老爷子,黄舒朗笑了,说:“你还算孺子可教,关键时刻,还能想到你爷爷。周老先生中风以后,就没人见过他,他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也没人知道。如果他能出席公司年会,那么你叔叔就算明天赶不回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法国那边,我会马上联系人去找你叔叔,你放心吧。”

    “嗯,我这就给爷爷打电话去。”周萌萌说完挂了电话,赶紧给周老爷子打电话。

    电话是欢姐接的,然后转给周老爷子,电话那端传来周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你这丫头,回去见情郎,就不要爷爷了,打个电话报平安,都这么晚。”

    “爷爷,对不起嘛。你别生气了,我这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吗??”周萌萌撒娇地笑。

    “嗯,见到秦东城了??”周老爷子问。

    “见到了,爷爷,我告诉你啊,他送我钻戒了。”周萌萌激动地说。

    “真是女大不中留,一枚钻戒就把我孙女给拐走了。”周老爷子打趣道。

    周萌萌有些不好意思了,笑了笑,没接话,直奔主题:“爷爷,我叔叔失踪了,现在大家都联系不上他。黄鼠狼大叔怀疑公司有异动,有人故意引叔叔去法国,把他困住了,让他不能回来参加公司年会。”

    周老爷子听了以后,非常生气,“这帮老东西,还真以为我们周家没人了。他们不就是知道我把手头的股份给了你,想把你推上去,你什么都不懂,就没人管得了他们了。”

    “爷爷,您明天回来吧,让保镖亲自护送您上飞机,我去机场接您。明天晚上的公司年会,您可一定要出席。我几斤几两,心中有数,难当大任,我也不是那些叔叔伯伯们的对手。”

    “知道了,我明天就回来。你叔叔的事,我会去查的,黄舒朗知道这件事,他应该也会查。得尽快把你叔叔找回来,这么大的人了,做事还是这么鲁莽,这个节骨眼儿上,他去法国做什么。”周老爷子责备道。

    “爷爷,您别怪叔叔。”

    “知道了,你也要不心,这帮人敢朝源远下手。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离开秦东城视线,有他在,没人敢动你。不要在意外界的眼光,现在你叔叔不在国内,爷爷又没回来,你的处境也很危险。”

    “知道了,爷爷,您自己也小心。”

    当天晚上,周萌萌正在看文件,秦东城的公寓突然停电了。

    “东城,你在哪儿,停电了。”周萌萌起身,朝客厅走去。

    这是高级公寓,不可能突然停电,即使供电局断电,楼下的公告栏也会提前通知,没有通知,突然断电,绝对有问题。

    “萌萌,站在那里别动,千万别开门出去看。”秦东城叮嘱道。

    周萌萌突然紧张起来,站在房间门口没敢动,秦东城借着对面楼的微亮,走到周萌萌身边,将她搂进了怀里。

    “别怕,有我在,你相信我吗??”

    “嗯。”周萌萌用力点点头。

    “拿着手电筒,去储藏室,将门锁死,外面发生什么事也别开门。危机过去了,我自然会叫你出来,有人要进来了,只有储藏室没有窗户。”秦东城推着她走到储藏室门口,将小手电递给她,“害怕,就打开手电。”

    “我不怕,手电给你,你没有手电会很危险的。”周萌萌将手电塞给了秦东城,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我有手机,可以照亮。”

    秦东城笑了,在她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关上了储藏室的门。

    房间的窗户有动静,之后房间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客厅也有人进来了,来了两个人。

    然后大门被打开了,有人从门口进来,屋里一下子多了三个人。

    周萌萌躲在储藏室打了报警电话,还给黄舒朗发了短信。

    “那边,有声音。”进屋的三个男人,听到储藏室那边传来动静,都朝那边走了过去。

    “啊……”突然有人应声倒地。

    “猴儿……”另外两个人惊呼。

    然后又有人倒下了,只剩下一个人,那个人手里拿着枪,秦东城不敢轻举妄动,突然想到手里的小手电。

    他将小手电按亮,将手电筒推开,拿枪的人,马上朝小手电的方向开了一枪。

    消声枪,居然没有声音,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这不是简单的绑架,而是刺杀。

    秦东城是从身后将拿枪的男人扑倒的,男人摔倒的时候,枪也掉了,他挣扎着想去捡枪,然后储物室的门开了,周萌萌拿着手机,看到了地上的枪,然后看见秦东城抱住一个男人,那男人用脚狠踢秦东城,想要挣脱。

    她想也没想,捡起地上的枪,指在男人的头,“别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那男人果然没敢再动,周萌萌拿着枪指着他,手一直在抖。然后窗外传来警笛的声音,那男人一惊,一把打掉周萌萌手里的枪,跳窗而逃。

    屋里的灯突然亮了,地上躺着两个蒙面的男人,而秦东城,倚着沙发,衣服上血红一片。

    “东城,你怎么样?”周萌萌连忙过去,紧张地问。

    “死不了,别担心。”秦东城伸出手,轻轻拍拍她的脸。

    大门突然开了,黄舒朗闯了进来,警察也来了。

    “秦队。”来的警察看到秦东城身上的血,惊呼出声。

    “萌萌,你没事儿吧,吓死我了。”

    “我没事,可是他流了很血,快送他去医院。”周萌萌吓得哭了起来。

    “傻丫头,我都说没事了,别哭了。”秦东城伸出手,帮她擦眼泪。

    警察勘察现场,然后发现了地上的枪和晕倒的两个黑衣人,还有地上的哑铃。

    被哑铃砸倒,也不知道是生是死,但是秦东城现在受了伤,警察让先送去就医,晚点儿再录口供。

    一直折腾到后半夜,周萌萌终于累了,趴在床边睡着了。

    录口供的事就只能秦东城来做了,两名疑犯,其中有一名已经死亡,另一名重伤就医,还没有醒。

    碍于秦东城的身份,他就算把人打死了,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只能交给法庭来宣判了。

    因为对方持枪入室,地板上有子弹,曾有开枪射击的行为,秦东城又是在受伤的情况下还手,算是正当防卫致死。

    “秦队,你真不该下这么重的手。”

    “我知道,可是我不敢赌,我怕他们会伤害到萌萌。如果真的判我一个故意杀人罪,我也只能认了。”

    突然停电,门窗都有动静,在这种危急关头,秦东城没有时间想太多。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掉进屋的人,家里能一下将人打倒的东西,只有他平时锻炼用的哑铃了。

    周萌萌去机场接了周老爷子,周老爷子得知昨晚发生的事情,大为惊讶。

    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周萌萌只好将周老爷子带来了医院,却没有想到,在病房门口听到秦东城和警察的对话。

    秦东城在明知可能判他故意杀人罪的时候,都没有手下留情,怕的是那些人伤害到周萌萌。

    他就是这样不顾一切地爱她,将自己的生死荣辱置之度外。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提了,让周小姐听见了不好。”

    “知道了。”

    “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为什么那么傻,其实只要我们躲起来,等警察来了就没事儿了。打死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就算是警察,也能这么冲动啊。”周萌萌责备地看着他。

    “我一点儿都不冲动,我很冷静,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就想保护你和孩子。”秦东城认真地说。

    “萌萌,你遇到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了。”周老爷子笑着说。

    “爷爷,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我会用我的生命去爱她,我说到做到。”

    “又是你,你真是一个扫把星,你还嫌害得我儿子不够吗?”就在这时候,秦老爷子推门进来,看见周萌萌,扑头盖脸就是一通骂。

    周老爷子一直没有发话,秦东城听到秦老爷子骂周萌萌,不高兴了,“你来干嘛?”

    “我来干嘛,差点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你说我来干嘛?为了这个女人,你还杀了人,值得吗?因为他,你被贬到桐城去,还犯了事儿。好不容易官复原职,才立了功,又因为她,险些丢了命。这女人就是一个扫把星,从你遇上她开始,你就没顺利过。”

    “这都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为她做什么,我愿意。我怎么也比你强,为老不尊,晚洁不保。”

    “你这个逆子,我要不是看你受了伤,我抽死你。”秦老爷子气得差点儿背过气去。

    “秦兄,年轻的人,由他们去吧。我们年纪大了,操那些心也不嫌累。”周老爷子劝道。

    秦老爷子冷哼一声,看着周老爷子,“我可没你这么大的胸怀,孙女未婚先孕,你都能受得了。”

    “爸,你能不能少说两句,你那么看不惯我们,你走好了,我不用你看望。”秦东城气得直接下逐客令。

    “不用你们赶,我自己走,你们一家人团聚好了。”秦老爷子气冲冲地走了。

    周萌萌站在一旁,心里很不是滋味,秦老爷子的话,虽然严重了一些,但是也没说错。

    她的确连累了秦东城,秦东城每次出事,都跟她有关。

    “萌萌,我爸的话,你别往心里去。”秦东城知道她介意了。

    “其实,他老人家也没说错。”

    “好了,萌萌,你也别钻牛角尖。东城,你跟你爸说话,客气一点儿。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你爸爸。”周老爷子劝说道。

    天黑的时候,周源远还没有消息,无论是黄舒朗还是周老爷子,安排的人都没有找到,还通知了法国警方。

    周老爷子先去了酒店,周萌萌和秦东城去的比较晚,本来周萌萌想叫秦东城在医院休息的,可是他坚持要陪在她身边。

    “你的伤,真的不要紧吗?”周萌萌担心地问。

    “裂开一个小口而已,你老公没那么娇贵。”

    “你要是不舒服,马上告诉我,我们早点离开。”

    “嗯。”

    这是周萌萌第一次以分公司总经理的身份参加周氏集团的年会,对她来说,意义重大,她不能缺席。而对于秦东城来说,让她一个人去那么多人的场合,怕她不适应,更怕她遇到危险。

    周老爷子行动不变,周源远又不在国内,他有义务保护好周萌萌。

    秦东城与周萌萌一出现,大厅里突然响起一股骚动,在这样的场合,要想起骚动,不是贵人来,便是有人当众出了丑。

    出于好奇,林琳顺着骚动的方向看了一眼,一下子就怔住了!

    周萌萌!

    她身边还有一个男人,漠然,孤傲,且高高在上。

    秦东城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公众场合了,他今天穿的是一套深色西装,修长的身材,俊美的脸蛋儿,吸引住了在场的男人和女人的目光。

    周源远不在国内,黄舒朗当然会过来凑凑热闹,没想到,会遇到林琳。

    今天的林琳突然了一件纯白色的晚礼服,明明怀孕了,却一点儿也不掩饰,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目光相撞的时候,他微微一笑,嘴角染上一抹玩味儿。

    林琳端着酒杯就过去了,“怎么了,周源远不在,你担当起护花使者了,可惜了,她身边已经有了更好的男人。”

    “是啊,萌萌身边总是不乏好男人,而你呢,好像越来越差,最近越发显老了。”黄舒朗的话将林琳气得满脸通红。

    抬腿一脚踢过去,他灵巧地躲开了。

    黄舒朗跑开了,林琳端着酒杯,看见了周萌萌和秦东城,走了过去,分外热情地伸手拉她,看上去,两个人就像很要好的朋友。

    “萌萌,你回来了,好久不见。”

    “你想干嘛?”秦东城瞪着林琳。

    “林琳,你又想耍什么花样。你对我所做的事,我记得清清楚楚,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伤害我。”周萌萌冷冷地看着她,用力甩开了她的手,然后林琳假装没站稳,将一杯红酒泼到了周萌萌的身上。

    周萌萌的银色长裙上很快出现一抹抹的红色,林琳略微定了定神,看了看自己酒杯,故作惊讶地说:“哎呀,真不好意思,你推我一下,我没站稳。”

    “周小姐,林小姐怀着身孕,她没站稳,不是故意泼你的。”

    “是啊,你看,她也不是故意的,你赶紧去处理一下衣服吧。”

    几个跟林琳相熟的女人,一过来就指责周萌萌不对,林琳一张精致的小脸,看上去是那么地无辜。

    “没关系,林小姐别放在心上,我去换件衣服就行了。各位随意,玩得开心……”周萌萌微微一笑,今天是周氏集团年会,这些闲杂人等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表现的很大度,但是她知道,今晚的她,已经成为宴会的一个笑话了。

    明眼人其实都知道,林琳是故意泼周萌萌酒的。

    周萌萌今天的行为,也让很多人不满,她挽着秦东城出席,而她跟秦东城分分合合闹了很多次。

    “周小姐真大度,什么事情都能接受。”

    “林小姐又不是故意的,没事。”周萌萌微微摆了摆手,然后握着酒杯的手突然用力,顺势一倒,杯子里的酒顺利地泼了出去,不偏不正,正好冲着林琳的胸口洒了过去。

    红酒洒在了林琳的腹部,她气愤地瞪着周萌萌,然后假装昏倒,倒了下去。

    “哎,林小姐。”马上有人扶住了林琳。

    众人都围了过来,都想看看这边发生了什么。

    “周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林小姐又不是故意弄脏你的裙子。可是你泼她,就是故意的了,你看,她都晕过去了。”

    “孩子,我的孩子……”林琳伸手摸她的肚子。

    “孩子没事儿,你没有出血,是红酒,回去换件衣服就好了。”黄舒朗安慰道。

    “噢,真是吓死我了。真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林琳对围观的人抱歉地说。

    林氏集团千金,未婚先孕,之前她跟周源远有过婚约,因为周萌萌而没能结婚。

    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她被秦东城冷对,被周萌萌欺负,连个帮她撑腰的人都没有。

    大家都纷纷指责周萌萌和秦东城,觉得周萌萌不该这么漠视林琳,毕竟林琳怀着周源远的孩子。

    第二天的报纸上,刊登了周萌萌与秦东城的亲密合照。这条新闻一上报,马上就有人将旧事翻了出来,当时,秦东城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周萌萌怀了他的孩子,并说周萌萌是他的女人。

    周萌萌情史很快被扒了个清清楚楚,暗恋收养她的叔叔周源远,与秦东城暧昧不清,后又勾搭上朗月集团总裁黄舒朗。

    关于周萌萌的负面新闻越来越多,秦东城却并不在意,还有不少人打电话给他,让他不要娶周萌萌。

    他高调地带着周萌萌出席各种场合,他们还约了影楼,拍婚纱照,如果遇到记者,秦东城还会对着镜头笑。

    周萌萌与秦东城的婚纱照是由本市最好的影楼为他们量身订做的,拍摄地点选择的是半山风景区。

    每一套婚纱都恰到好处的展示了周萌萌的身材,而秦东城更是英俊挺拔,两个人站在一起,无疑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请新郎吻新娘,轻微的接触一下,不要真的吻上,停住,就这样,很好……”

    周萌萌感觉秦东城的大手捧着她的人,他炙热的目光,怔怔地看着她。

    在摄影师按下快门以后,他吻上她的唇,在她的瓣上吻了一下,“我的新娘子真漂亮。”

    “你也很帅。”周萌萌嘴角扬起一抹悠然自得地笑。

    这一瞬间,被摄影师给记录下来了,摄影师笑着:“这张拍的很好。”

    周源远从国外回来的时候,周萌萌与秦东城的婚期已经提上日程,只等他回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秦东城在知道,周源远在法国之所以回不来,是被沈逸尘困住了。

    沈逸尘的目的就是将周萌萌推上高位,然后看着周氏集团在周萌萌手上彻底瓦解。

    只是,沈逸尘漏算了秦东城对周萌萌的爱,秦东城是认定了周萌萌。

    无论别人怎么反对,他都坚持要跟她在一起,所以沈逸尘便将周源远放了。

    林琳因为雇凶杀人,以故意杀人罪被起诉。

    正月十五,中国的情人节,秦东城与周萌萌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秦婉心和怀孕的秦婉莹以长辈的身份出席的婚礼。

    而秦老爷子赌气,去国外度假了。

    沈逸尘在尤染染的强烈要求下,参加了秦东城的婚礼,虽然对这个小舅妈非常不满意,但是舅舅爱的,他也只能接受。

    “老公,你要相信爱情,真正的爱情,是拆不散的,就像你和我一样。”尤染染说道。

    “舅舅和周萌萌,跟你我是不同的,我们的爱情是可歌可泣的,他们……”

    “他们的爱情也是感人肺腑了,经历了那么多,最终还是在一起了,多好。”

    “我不这么认为。”

    “老公,当初,你爸妈,你姨妈,所有的人都反对我们在一起,可是现在,最后大家都接受了我们,因为我们真心相爱。我们也要像当初大家接受我们一样,去接受舅舅和舅妈,你要知道,那个你不认同的女人,是你舅舅最爱的女人。”

    “老婆,我懂,爱舅舅,首先就要善待小舅妈。”

    “老公真乖。”台上的新人正在接吻,台下,沈逸尘和尤染染也吻得难舍难分……

    ...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黄色暧昧乡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c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