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欲望

小说:肌肤之亲(H) 作者:泱暖

我要bl小说,点击进入

    闻樱不知道贺宁煊这几天到底在忙什么,周末的早晨他都不在。一醒来,身边没人。其实第二天闻樱心情不太好,因为昨晚他真的很过分。她只是想要他哄哄自己的,可他人都不见了。

    闻樱郁结了几分钟,趿着拖鞋去卧室外逡巡一圈,贺宁煊虽离开,但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早餐很丰盛正冒着热气,而桌边放着一张字条。闻樱走近一看,是他熟悉的字迹。

    闻樱的起床气顿时消散不少,她拿起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划开屏幕时有一条短信跳出来,她无暇细看,接通时贺宁煊那边竟一片嘈杂。

    “老公,你一大早出去干什么”说第一句时,闻樱的语气还是偏向撒娇那类,但贺宁煊却回得很敷衍。

    “有事情。”就算并非敷衍,但也未免太简短,摆明不想对她透露太多信息。

    从这一刻起,闻樱就有点儿不悦。但她还未发作,贺宁煊下一句又来了,“宝贝乖,我会尽快回去,你好好待在家里。”

    闻樱听着却没吭声,他的嗓音倒更柔,“现在不方便告诉你,以后我会跟你讲。安心一点,我爱你。”

    结尾那三个字突如其来,闻樱都怔愣了一下,但的确很好地缓和了气氛,她无法控制地又心软了一点,软绵绵地“唔”了声,很乖巧的样子。

    “早上一醒来,卧室里就空荡荡的,好像你根本没回来一样。”她跟他抱怨。

    他似乎走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因为闻樱感觉电话那端的喧嚣一下子少了些。

    “还疼吗”他用好听的嗓音问,语调沉缓,极为磁性,言语间又带着明显的宠溺。

    “都是你干的好事,”闻樱冷哼归冷哼,但反问起来还是不那么强势,“你自己说疼不疼”

    这话在贺宁煊听来,等同于撒娇。

    “床头柜放着药,看到吗”

    “嗯。”

    “见你睡得沉,不想把你弄醒,没有亲自给你涂,你自己来。”

    闻樱听完,微拧着眉。

    沉吟片刻,她吐出两个字,“不想,”旋即又连珠炮似的控诉他,“明明是你犯的错,为什么我来收拾烂摊子贺宁煊,必须你来。”

    贺宁煊听完没说什么,许是觉得她在闹小性子。

    闻樱正期待他下一句,那边却突然传来一个女声,“宁煊,快点,等不及了”语气还很急促。

    闻樱心里“咯噔”一下,大脑有短暂的断片。

    很快,贺宁煊便把这通电话挂掉了,结束前,闻樱只模糊地听到一句,“谁啊”

    什么时候轮到别的女人来问贺宁煊,她闻樱是谁

    真是令她无名火起。

    其实闻樱并不算一个多疑的醋坛子,但妻子有时候就是直觉敏锐,电话那头的女人对贺宁煊的称呼不是贺总、老板、贺先生一类的,而是直呼其名。

    这意味着什么

    一个糟糕的念头顿时闪过闻樱的脑海:恐怕他跟自己一样,外头有别人。

    抛却正直的三观,单看现实后果,出轨这事一旦发生,最好的结果都只能是,夫妻各自出轨维持和平的表象,或各自找到所谓的真爱而自发离婚。

    贺宁煊出轨,论理她该松口气的,但她完全没有,恰恰相反,她感到透不过气。

    别人都是对丈夫或老婆无爱,转而将自己的心投向外人自私的爱欲才获得释放,而闻樱,却是为了老公才出的轨,这听起来就像一个笑话和谬论,说出去恐怕都没人肯信吧

    她又给他打了个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长音,却很久没人接起。

    她略显无力地放下手机,房间里异常安静,空气里若有似无地弥漫着粥水的香甜气味,但她却毫无食欲,甚至口腔里发苦。

    昨晚的伤口似乎在隐隐作痛,她双腿不由得一点点夹紧。

    她哽了哽,微微拧眉,忍住那股冲上双眼的涩意。难过没多久,她毅然决定出去找他,可又不知目的地,只好先去他公司。

    坐上出租车后,她开始翻阅手机的通话记录,本想琢磨是否跟贺宁煊的联系变少,却意外发现有条未读短信,她点开一看,心跳都漏了一拍。紧接着,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扫了前面一眼。

    司机注意到她警觉的表情,很莫名其妙也很无辜地回视了一下。

    闻樱把手机攥紧了,默不作声地看向窗外。

    短信里是一张照片,黑色半透的精致蕾丝,性感窄小的贴身内裤,毋庸置疑,那是她的。

    而且就在昨晚,她还在宾馆穿过。

    临到这时候她才记起来,昨天跟男人偷情时,穿着的情趣内裤搞掉了。她当时又急着走,没有仔细去找。

    过了很久,她再次掏出手机,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话,“你想怎样”

    很快她就收到回复,看完后她让司机掉头,改朝另一个方向驶去。

    五分钟后,她接到主管的电话,让她来公司加班,她毫无意外地“嗯”了声。

    半小时后,闻樱抵达公司,来到指定会议室,上司和主管都冲她笑得和蔼,并且在盛临面前可劲夸她,“盛总,小闻是这批新人里面最勤奋的一个,一叫加班她立刻过来,连推拒都不知道。对这种实诚的业务人员,盛总今后可别为难她啊。”

    盛临端着大老板的架子,只是虚勾了下嘴角。

    看到眼前这幕,闻樱在心里冷冷地笑。

    就这样,她被所谓的公务一直拖到天色近黄昏,主管跟旁人都走了,盛临却对她“青睐”有加似的,单独给她加任务。

    会议室的门关上,里面只剩她跟他,闻樱“啪”一下扔掉手里的账目,不悦地发问:“折磨够了吗”

    盛临不徐不疾地从烟盒里取出一根新的,“加班搞累了”

    闻樱才懒得跟他绕弯,“你看到我从宾馆里出来又怎样能说明什么况且我已经跟宁煊坦白了,你现在根本威胁不了我”

    “别急着防备,”他眼睛微微眯起,“我也舍不得威胁你。”

    他慢慢靠近一步,闻樱立刻想从椅子上起来,但被他一把摁住肩膀,“闻小姐,我在邀请你。”

    她挣开他,“你跟贺宁煊不是朋友么”

    盛临眼睛都不眨地回:“生意上的而已。”言下之意就是睡他的女人也没什么大不了。

    闻樱甩开他的手,“我不是那种女人请你自重。”

    这话盛临可不爱听,难道他这身型和资质比那奸夫要差

    她还没怎么开口,他就立马不是人了,开始循循善诱,“张开腿,让我看五秒,我保证把你的秘密烂在肚子里贺宁煊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说了,”闻樱狠狠瞪他,“我根本不受你的威胁。”

    “是吗”他自信而缓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件小玩意,黑色蕾丝团在他掌心里。认清那是什么后,闻樱的瞳孔骤然收缩,猛地扑上去抢夺。

    他轻巧避开,并一手握住她纤细软滑的腕子,嘴唇离她微微冒汗的额头仅一寸的距离,热息弥漫。

    “贺宁煊当然不会对你下狠手,但你那位心上人可就危险了,你跟我都很清楚贺总的手段不是吗可能从今以后,你再也别想见到他。”

    盛临可是人精,又擅长玩弄人心,这番话实打实戳中了闻樱的点。令她想到昨晚那个充满戾气的贺宁煊,而今早的冲击又还没完全消散,种种叠加在一起,几乎令她心悸恍惚。

    她一时忘了挣扎,眼神里流露几许悲切和惶恐,盛临以为她妥协,也就慢慢松开对她的钳制。

    男人的五指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滑,还对她蛊惑性地耳语,“你大概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多性感穿着婚纱都挡不住。第一次见到你,就想上,可惜,你是贺宁煊的老婆。”

    他手指滑到她领口,她猛然回过神用力摁住,他一回身把她压在会议室的桌子上,她惊呼一声“啊”,却恰恰刺激了他的欲望。

    “既然他不能满足你,那就让我来。”他语气变得喑哑,眼睛也染上征服欲。

    “放开,放开”闻樱拽着他腕子,猛力拉扯,并且开始大喊、呼救,但公司的人几乎都走光,只剩楼下的保安还在值班,可并没有巡逻到这里来。

    她挣扎的太厉害,还把他踹了一下,他微微愠怒,将她双腕扣住钉在头顶,“闻小姐,欲拒还迎一旦过头,可就彻底丧失情趣。”

    “混蛋,说了不要,你给我放开”

    盛临先是一副发狠的样子,跟她对峙片刻,她分毫不软化,他忽的一笑,奇异般地柔和下来。

    “滚开啊,”她声音里带着不甘的屈辱,“我不是到处出轨跟男人乱搞的女人”

    他俯身,贴近她丰挺的胸口,但没有色情地抚摸上去,似乎只是凑近,“我知道,你爱他,但你的身体不爱他。”

    闻樱微不可查地一震,却又在那一刹间将所有情绪隐藏。很不幸,还是被盛临捕捉到了。

    他另一只手在她裙摆处轻抚,始终没有探进去,比起先前试图侵犯,此刻却迷惑性地像是一种瓦解她防备的亲昵动作。

    “闻樱,这不是出轨,”他胸膛压上她布料下面饱满的双乳,衬衣的缝隙被撑开,露出一线雪白的乳沟,“你仍旧可以爱他,只是,尝试把你的身体交给我,或许,我能让你”他慢慢贴近她耳边,“湿、透。”

    他翻起她的裙摆,沿着大腿外侧往上摸,“你仍能用湿漉漉的下体,去跟他做爱。”

    “唔不”她又开始挣扎、拒绝,但由于想把双腿夹紧,导致反抗的力道不得不被削弱。而且更令她感到难堪的是,昨晚被贺宁煊蹂躏过的小肉缝,正徐徐地渗出新鲜的蜜液,从粉嫩的褶皱里湿漉漉地淌出来,滑过深红的边缘。

    贪婪的蜜唇。

    邪恶的欲望。

    令她感到异常糟糕的是,这难堪和窘迫的根源,并不是眼前这个男人带来的,她知道,是自己。认准唯一域名m.ifuwen.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黄色暧昧乡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c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