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命中注定【全文完】

小说:豪门娇妻,霸道老公心太急 作者:月满歌清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孟晞怀孕了,这让本来要出差的项默森临时改了行程。

    早上再测试了一遍还是呈阳性之后,两人便去了医院。

    当医生告诉孟晞确实是怀孕了的时候,她坐在位置上有些飘飘然的,啊,是真的啊。

    自己在家测试,总有那么些不自信,等到医生这么告诉她了,这才有了底气。

    男人在外面等,孟晞出来的时候一脸平静,他问,“是不是有了?”

    她瞧了他一眼,径直往前走幻。

    项默森几大步跟上去,跟个女人似的挽着孟晞的细细胳膊,“你他妈倒是说啊。”

    “有了,有了,你怎么那么着急要孩子!”

    “……”

    孟晞明明自己也高兴得要死,还装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停下脚步看着项默森,突然就笑了,“明年一月份的预产期,大冬天呢,好冷。”

    项默森渐渐扬起唇角,双臂拥住她,“不怕,有老公在,老公不会让你受冻。”

    本来今天是要去趟新加坡,早上取消了行程,今天他想好好陪着孟晞。

    两人从医院出来,并没有立马回去。

    开车在街上绕了很大一圈,夫妻二人在车上都没怎么说话。

    心下雀跃,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

    孟晞一直觉得自己吧,要再次怀孕估计更难了,又觉得项默森家大业大,怎么着也该多几个孩子继承他,就一心想着,再给她生孩子。

    安宁都快两岁了,这期间两人也没有避孕,频率也不低,可就是一直怀不上,这下突然有了,静下来之后竟然觉得,老天爷真是善待他们俩。

    中午随便找的一家餐厅,两人很少这样二人世界,面对面坐着,没怎么吃菜,就瞧着对方。

    “项默森,其实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我没那么在乎你?”孟晞问他。

    “还好,”

    他喝了口茶,笑着说,“细细一想,我对这种事要求也没有多高,就是想,要是你能跟其他女人一样,工作轻松一点,多点时间在家,我出差回来就能看到你,那就好了。”

    “可是我喜欢珠宝设计。”

    “所以我依你。”

    项默森拿起筷子夹菜,夹到了孟晞的碗里,一边说,“你有你的想法,我明白。”

    “珠宝店现在做得很好,说明我们的心血没有白费,不是做的无用功,这样我就很知足了。”

    “嗯。”

    他点点头,笑着看她,“不过现在怀孕了,很多事情就交给另外两个女孩子去做,工作不要给自己安排那么多,要好好休息。”

    “都听你的。”

    孟晞吃了一块他夹给她的排骨,边吃边笑,“要是这次怀的是女儿,你就可以和仁川哥一样,凑个好字,高不高兴?”“高兴。”

    “那万一再生儿子,怎么办?”

    “儿子我也喜欢,儿子更好养。”

    顿了顿,项默森正经起来,“女儿的话,可能我会比较心软,什么都由着她,我会很宠溺。”

    看了孟晞一眼,低下头去吃菜,“就像惯着你一样。”

    “那儿子呢?”

    “儿子嘛……”

    他笑,“你看项安宁,我对他是不是比较铁血政策?”

    孟晞弯了弯唇,“所以仁川哥就说你对安宁太严厉了,还不到两岁呢,非要人家学什么游泳,你这个爸爸太狠心。”

    “就你?慈母多败儿!”

    “你滚!”

    两人吃完饭开车回去,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项安宁睡得呼呼的,爸爸在他额上吻了一下就不知道。

    孟晞回卧室换衣服,项默森去找兰姨。

    一般来说他们都比较低调,孩子的事暂时没打算告诉其他人,就岳父岳母和兰姨知道就行了。

    兰姨此时在储藏室。

    孟晞和项默森这俩货可折腾人,屋里床单窗帘一个星期就要换一次,这会儿兰姨正在挑花色,挑他俩喜欢的搭配。

    “兰姨。”项默森得空抽口烟,背着孕妇。

    他站在储藏室门口,眯着眼风情极了的模样,看得兰姨一愣,没好气的瞪他,“默森啊,在家里就不要摆pose行吗?!”

    项默森笑了两声,手里托着烟灰缸点了点烟灰,又深深吸了一口,这才淡定的说,“噢,那啥,小晞怀孕了。”

    兰姨先是一怔,半晌,手里的床单滑落下去,“什么?小晞又有了啊?”

    “嗯。”

    “今天才查出来的么?”

    “是啊。”

    “那可真是大好事啊哈哈哈。”

    兰姨笑得合不拢嘴,往项默森身后看了看,“那小晞人呢?”

    “先回屋换衣服去了,一

    tang会儿下来。”

    “哎呀,这不知不觉的又要生啦,我可还真是一点儿准备都还没有呢!”

    “……”

    项默森摁灭烟头,“你准备什么?”

    “哈哈哈,准备小晞要吃的补品呐。”

    兰姨说完,床单不找了,窗帘也不找了,推着项默森往外走,“今晚我想想家里有什么食材?给小晞炖只鸡好了……”

    两人在厨房打点,没多久孟晞就下楼来了。

    叫了一声兰姨,也跟着过去站在那二人身后,一手扶着项默森的腰,往前探着脑袋看兰姨忙碌,“咦,又是鸡汤?今天中午不是才喝了鸡汤么?”

    “兰姨说你是孕妇,应该多喝鸡汤。”

    “我妈以前却说孕妇不能大补,到底听谁的……咦,你告诉兰姨了吗?”

    “嗯。”

    项默森应了她,回过头来望着她笑,“兰姨打算把你养成项璃那样的胖子!”

    “胡说!”

    兰姨没好气的瞪项默森,“我们小璃哪里是胖子?哪里胖?那最多就只能算是丰满!”

    “丰满,丰满!”

    项璃在兰姨和陈姐心里都犹如自己孩子,每次谁说了不好听的,保准被骂。孟晞安抚着她,搂着她,“那可得谢谢兰姨了,为了宝宝不像安宁那么瘦,我还是得多吃点,让ta多吸收吸收。”

    孟晞捂着自己独自,自演自言一句,“其实安宁那么瘦那应该是遗传基因吧……”

    “遗传基因?”

    项默森听了就笑,抱肘瞅着她,“那皓皓是怎么回事?”

    “那是营养过剩。”

    孟晞说完从厨房出去,兰姨顺便对她说了句走路走慢点,她说知道了。

    突然有点想念皓皓。

    去年下半年的时候赵文清办了移民,皓皓和她一起去了加拿大。

    皓皓英文还算好,再加上有自己妈妈给他辅导,现在在那边也还算习惯。

    就是他经常会想念二叔和小婶婶,孟晞和项默森平时都忙着工作和带孩子,很少有时间去看他。

    “前些日子文清给我打电话,说皓皓英文越来越好,和那边的同学也相处得特别好。”

    孟晞坐在茶几前,伸手拿了个苹果往空中一抛,然后接住。

    项默森在她旁边坐下,撸起袖子伸手过去把那个苹果拿过来,不动声色的拿着水果刀就开始削皮儿。

    “那孩子适应能力挺强的,我本来也不担心。”项默森说。

    “我就是很想他……”

    孟晞低头看了看前不久才去精修过的指甲,思忖片刻,抬起头来对男人说,“等我手上的事情分出去一些,不那么忙了,我俩去加拿大看皓皓和文清吧。”

    “那也得等三个月后。”

    前三个月比较关键,尤其是孟晞这种容易流~产的体质,哪里敢让她去坐长途飞机?别说她了,项默森自己也都得取消很多行程,打算这几个月在家好好陪她。

    “好吧。”

    孟晞还算懂事,知道自己的情况,这种事情不是开玩笑,不敢贸贸然的不管不顾,怎么都得等孩子情况稳定一些。

    她摸着自己的小腹位置,开始想象宝宝的容貌……可能和安宁长得比较像吧,有爸爸的浓眉大眼,高挺鼻梁,也有妈妈的白皙皮肤。

    那晚孟晞做了个美梦,梦见那是个女孩儿,非常漂亮的女孩儿……

    ……

    孟晞怀孕的事情没多久就所有人都知道了,是兰姨兴奋不已跑去告诉了陈姐,陈姐又兴奋的告诉项景枫。

    那项景枫都和贺梓宁说了,贺梓宁嘴巴那么大,当然就全世界都知道了。

    项默森明年就四十岁了,四十岁的时候再次喜当爹,此人可谓是春风得意!

    那天,所有人都去许仁川家里过周末,以贺梓宁为首的,可没少打趣他。

    “我说小舅,你怎么那么那么那么……厉害?!”

    “滚!”

    贺梓宁站在项默森身后,双手按着他小舅的肩膀,笑得胸口直颤,“哎哎,是不是管我大舅子要我岳父大人的蛇鞭牛鞭马鞭……酒了?”

    一群男人坐在露台上抽烟,避着屋里的孕妇,开玩笑的尺度越来越大。

    梁爽就这几天就要生了,孟晞跟她在客厅坐着看电视,恩施,思婕和项璃仨在厨房里忙碌。

    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项安宁和妞妞睡午觉还没醒,主要是今天人多兴奋,睡得晚了,疯闹到近四点才偃旗息鼓,简直无法无天。

    “你太及时了,我还以为你等着我一起怀第二个宝宝呢。”

    梁爽和孟晞开玩笑,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

    “我要是能计划什么时候有就什么时候有那就好了。”

    孟晞的掌心也轻

    轻压在梁爽的肚子上,感受到了孩子的胎动,她笑着说,“你家孩子和我们安宁以前一样,一刻都不停地闹腾,可折腾够了吧?”

    “是啊,这孩子太折磨人了,有时候大半夜的也踹我,他都不睡觉的吗?”

    梁爽撅着嘴抱怨,孕期变傻了,很多时候就像个孩子,奈良总是说,梁爽孩子气的时候都拿她当孩子哄的,眼看要生了,他总是在她耳边说着温柔情话:“要是生儿子,那我就一儿一女;生女儿了,那我就两个女儿,多好?”

    梁爽傻傻听不明白,“什么呀,我又不是要生双胞胎!”

    许奈良觉得这人智商捉急,在她脑门上拍了一掌,“我怎么就喜欢你这个小傻子!”

    ……

    吃饭的时候,于佑在桌子上宣布婚讯。

    众人都乐了,到现在为止,那些个男人也都脱了单。

    问思婕怎么就答应那人的求婚了呢,至少也得像唐僧西天取经一样让那混蛋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啊。

    结果思婕脸一红,只顾着低头吃菜,什么话都没有说。

    项璃算是看明白了,眼下这意思,一定是于佑先上车后补票了。

    忍不住想笑,又觉得她一笑保证在场的都会笑,那就太不给佑哥面子了。

    好歹,人家佑哥也是他们银行行长呐,上司有木有!**oss有木有!

    项璃给自己又到了半杯酒,举起来,“佑哥,思婕,祝福你们。”

    然后所有人都举杯。

    就在项璃道了一句祝福之后,在座的都没有再说其他,敬了于佑和思婕,一切尽在不言中。

    ……

    从许仁川家里离开,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车子行驶在路上,却不是回思婕公寓的路。

    思婕现在已经不和他计较在谁家过夜了,反正于佑坏透了,成天想那些没营养的,思婕慢慢的都习惯了。

    但她今天还是问了一句,“喂,这是去哪儿啊?不是回我家,也不像是去你家呃。”

    于佑目视前方,嗯了一声,“去我们俩家。”

    那天晚上,思婕收到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样礼物。

    于佑给了她一把钥匙,一把开启他们俩新生活大门的钥匙。

    那天晚上,于佑在她耳边低声说,“思婕,我等你等了太久了你知道吗?久到,中间有那么一段日子,我特别痛恨许仁川。”

    “你恨他做什么呢?”

    思婕垂着眼睫,眼睛早就已经红了,在他双臂的禁锢中,说着话,声音发颤。

    “男人和女人一样,都有嫉妒心的,就好比曾经你嫉妒项璃,我也会有……和你一样的心情。”

    他亲吻思婕的手背,轻轻的眨了眨眼,笑了,“不过,好在你的眼瞎的毛病被我治好了。”

    闻言,思婕瘪瘪嘴,“少臭美,我就是眼睛太瞎,才会答应和你这个臭流~氓结婚!”

    “那这个臭流~氓,你喜不喜欢?”

    “才不喜欢呢。”

    “那你昨晚那么用力的抱着我,那么大声的叫老公,是几个意思?!”

    “……”

    混蛋!

    思婕简直恨他恨得牙痒痒,那种情况下人都是意识涣散的,全都怪他下~流!

    “思婕,真好。”

    于佑望着她,突然就说了这句话,思婕一时怔愣,他再次将她揽入怀中,于是,思婕并没有看到他的满目神情。

    他说,“嫁我吧,就算是买彩票,我保证你这一注是头奖。”

    “奖池最高累积金额么?”

    “我算算我身家……”

    “讨厌!”

    于佑闷闷的笑了两声,然后松开她,双手按着她的肩,认真的问,“所以,嫁我你有几分认真?”

    思婕郑重的回答,“满分。”

    然后就见那男人再次笑了,抬手摸她的脑袋,“真会说话。”

    思婕靠在他的胸膛,将他紧紧拥抱。

    ……

    项默森带着孟晞在外面兜了风才回去的,顺便在路上的甜品店给她买了个小蛋糕,给她一会儿加餐吃的。

    车子停在蛋糕店外,孟晞看着那招牌,若有所思。

    没多久项默森拎着带子出来了,上了车关上车门,还没启动车子,就听孟晞说,“听说有个女演员在和这家连锁蛋糕店的老板交往。”

    项默森不以为然,一边将车子开出去,一边问,“那又如何?”

    “你觉得她是看上这老板什么了?”孟晞问。

    “钱。”

    项默森毫不犹豫的回答,孟晞却摇头,“no,既然是蛋糕店老板,那一定有一手好的烘焙技术。所以,那个女演员跟他在一起,十有八/九是因为他蛋糕做得很好吃。”

    <

    p>项默森飞快的看了她一眼,眼神似是在说,你是白痴吗?

    车里一时沉默,男人开车,女人则偏着脑袋看车窗外。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像是顿悟了。

    他缓缓的转过头来,极其温柔的瞅着孟晞,“那,等我空闲的时候,我也学学烘焙?给你和安宁做蛋糕?”

    孟晞一下就抱住了他,吻他下巴,“项总你真好。”

    ……

    客人走了,项璃开始收拾家里,许仁川帮着她。

    与其说许仁川帮她,不如说她给许仁川打下手,因为粗活儿重活儿都是许仁川在做。

    家里有个扫地机器人就是好,许仁川洗碗的时候,它在客厅里运作。

    项璃在厨房收拾碗碟,一边和许仁川闲聊。

    “前些天,倩倩告诉我,她要和那个从国外追过来的男人结婚了。”项璃手里拿着干毛巾,擦碗里的水。

    “这不好事么?”

    许仁川淡然的看她一眼,却听她叹气,“可是那天晚上我们在外面喝酒,她喝得烂醉,我送她回去的时候,不止一次听她在喊……”

    “喊什么?”

    “喊我三哥。”

    项璃把擦干净的碗拿去放在柜子里,背对着许仁川,她语气里的酸涩许仁川听得很明白,“那个时候我们俩在谈恋爱,后来你我分开,倩倩跟三哥有了过多交集,我想,也就是那段日子她开始爱着我三哥的。”

    许仁川停止忙碌,给自己点了根烟,便抽边说,“我要是女人,我也爱他。”

    项璃沉默,继续背对他,一个一个把手里的碗放好。

    “我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他身边的女人,我想,应该没有几个不喜欢他的。”

    说起项默森,许仁川自是微笑,也有些无奈,“孟晞是好命的女人,这辈子,也该知足了。”

    项璃转过身来,“我也很知足。”

    他点头,又抽了口眼,空着的那只手搂住她的腰,“我知道。”

    “许哥。”

    “嗯?”

    “如果后来我没有回来……”项璃仰着脸看他,突然哽咽。

    许仁川拿烟的手一僵,“宝贝儿……”

    “如果我没有回来,你会和别人结婚吗?”

    “会。”

    他诚实的回答她,在项璃专注的目光中,从容的对她说,“但是,与爱无关。”

    他说,小璃啊,不要再说如果。

    他说,我们俩没有如果。

    他说,在你之前我不懂什么是爱一个人,在你之后,我不懂还会怎样去爱一个人。

    他说,项璃,你相信命中注定这回事儿吗?

    (全文完)

    **

    亲爱的大家,行文至此,仁川哥,奈良哥,我们的森哥,以及文中诸位,就真的要和大家说再见了。

    算算时间,大半年呢,感觉真的好久好久了。

    这期间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鼓励,以及认可,不管写得怎么样吧,总算是知道有读者是会看我写的东西的,真的很开心。

    然后就是,新文《萌妻来了》更新到了二万多字,大家要是文荒,正好又不嫌弃,那就去看看吧。

    晚安大家。

    作者:月满歌清

    日期: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黄色暧昧乡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c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