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安总监,要负责!

小说:婚色撩人,总裁轻轻吻 作者:苏锦城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厉川之所以会有今天,乍一看似乎是他一个人的努力,可真的是这样吗?一直以来,我们对他还是比较放心的,但他这回做得实在是过分了,他父亲对此很生气,他如果仍旧这样犯错下去,很有可能这件事会闹得不可开交,而他若是离开了家族,我可以说……他不会再有今日的辉煌,而他今天之所以还有心情和你花前月下,也不过是因为他还有这个资本而已,一旦他尝到生活的艰辛,你觉得到时候你对他而言又算什么呢?这毕竟是一个现实的世界。”女人说道。

    又是一种威胁!

    “不可否认,我不敢想象那一天真的来临的话我会怎样,但是,尽管我和江厉川相处的时间不久,但他绝不是可以被困境轻易击垮的人。”安宁回道。

    她第一次见到江厉川时,他对她说过一句——‘畜生在面临困境时尚且会做最后一搏,而人却会选择放弃,安逸的环境造就了人类的懦弱,安总监显然没有遭遇过真正的生死绝境。’

    从这句话里,就可以知道他是一个很有经历的人,不是单纯地含着金汤钥匙出生的天之骄子。

    女人目光把安宁细细地扫了一扫。“安小姐不必这么早地回答我,这是我的联系电话,我在桐城市还会稍作停留几天,希望在我离开前,你会改变主意,而如若你还坚持的话,恕我直言,安小姐,你配不上他,你为他做过些什么呢?你要的无非也就是他现在所拥有的那些光环而已,你们在一起,你只会害了他。”

    女人说出最后一句话时似乎还有些看戏味道,又好似一种诅咒,尤其是说起江厉川时,似乎……神情里还有着一些期盼,好像期盼着江厉川变得不好一样。

    可她明明就是江厉川的母亲,怎么会有那样的神情?

    作为一个即将为人母的人,安宁实在是难以理解,同时也莫名得更加气愤,比自己被人拿钱给砸了还要气愤。

    而气愤之下,有什么一直被她强压的东西正从她心底在倔强地冒了出来,尤其是想到女人那种轻蔑的眼神,那一句句听起来十分礼貌而温和,实际上却处处暗藏针尖的话语,以及她每一次掏支票时的动作,施舍般的眼神,还有那句仿似诅咒的话……

    不知道为何,安宁心里感到一阵悲凉,替江厉川。

    但有一句话,女人却说得很对,江厉川的确是为她做了许多,她的确是配不上他。

    想一想和江厉川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每一次来自他掌心的温度,每一次的相拥,每一次他的无耻,每一次他眼角眉梢里无意流露出来的复杂悲伤……

    他看起来有着世界上最为坚硬而冰冷的躯壳,什么也打不倒一样,但安宁想起自己曾经看到过的一句话,说像这样的人,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里面包裹着一颗这世界上最为柔软的心。

    而他们之间,一直是他在前进,而她总是在逃避,即便如此,他也从没有放弃过。每当她遭遇挫折快要坚持不住时,一个不经意的回眸,总可以看到他就立在自己身后的身影。

    有这么一个人,不早不晚,刚好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你所要的一切,你从没有说,他却都做到了,他是卑鄙的,是阴险的,是狠辣的,是无耻的,他不是一个好人,但他对你却很好,为了你们的未来,他一直一个人孤军奋战,不惜和全世界为敌。

    这样的一个人,把一切都捧到了你的面前,你还在等什么呢?

    想到这里,安宁不知道自己神经是哪一根抽了,离开时对女人说了这么一句:“谢谢您的关心,托您的福,有些事本来一直犹豫不定,这会儿一下子都觉得无所谓了,我会努力让自己配得上。”

    说完,安宁很是潇洒地转身就走,位置上,女人笑得诡谲莫测,而后拨出了一个电话,道:“看来她已经有了决定……正常人就该知道怎么选……呵呵……不足为患……”

    *******************华丽的分割线!***********************

    蓝天白云之下,安宁说完那句话后心里非但没有后悔,反而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舒坦,就像是一直堵塞的任督二脉突然被刺激之下通畅无阻了!反而有一个念头开始越来越强烈起来——想见江厉川,见到他,然后……

    秋日的午后,安宁一个人走在去停车场的街道上,再也压抑不住,一边忍不住地扬着唇角,一边打起了电话。

    可是,就当她听着手机里那道机械的冰冷女声——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正心里稍稍有些不耐,这个时候为什么偏偏是在通话中呢?

    安宁眉头一皱,拨了一遍又一遍,仍旧是在通话中,正烦躁时,突然电话猛地接通。

    “哦,这回打通了,你在……”

    刚听到这里,电话里的声音顿了顿,而后微微带了一些笑意,接着,“抬起头来!”

    安宁愣了愣,电话里,江厉川又重复了一遍。

    她这才怔怔地一抬头,就见前方有一个她熟悉得不能再熟的身影正悠闲地倚靠在黑色的迈巴/赫旁,一手捏着手机,一手正随意地搭在方向盘上,唇畔边洋溢着令她心潮澎湃的笑。

    一瞬间,天地万物都安静。

    想起电话突然接通的一瞬,他说的话,难道……他之前一直也是在拨打着她的电话?

    正当安宁这样想着时,江厉川已经突然长手一捞,将她捞进了自己的怀里,那力度好像生怕松开一下下,她就会立即消失不见一样。

    “我还以为你又跑路了!”

    听着他深埋在自己肩头说的话,安宁只觉得有些莫名,“你怎么会这样想?”

    “因为你有不良记录!”江厉川居然这样回道。

    安宁觉得有些无语。

    而这时,江厉川松开她来,煞有介事地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既然你没有跑路,那么还有五分钟就已经满一个星期了。”

    ‘一个星期’这个时间期限瞬间就令安宁想到了结婚两个字,而结婚……

    “安总监,你难道真的不想负责吗?货已售出,概不退还,那晚可是我的第一次呢!”江厉川忽然又道。

    看着他那咧着一口白牙,笑盈盈,又极其恬不知耻的模样,安宁真是服了他了,瞬间有一种想把自己三十七码半的鞋子砸他脸上的冲动。

    “江厉川,你敢不敢再无耻一些?!”

    一个年近三十三岁的老男人,有着近三年的婚史,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第一次?!

    特么的那晚她才是真正的第一次好不好?!

    “那你敢不敢从你的乌龟壳里钻出来跟我结婚登记?”江厉川反而这样子反问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被人刚拿钱砸过没多久,那股子倔强劲儿还没消退下去,刺激过度,大脑处于不正常状态,物极必反了,给她本就开始松动的心壁来了最后一击,而偏偏这个时候江厉川出现了,还诡异的跟她同时都在拨打着对方的电话,再加上他说‘敢不敢’时那种挑衅的意味实在是太浓厚,不管怎样,安宁的心潮突然十分豪迈起来,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可这个念头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江厉川就已经失去耐心,趁她不备,将她拦腰一扛!

    “江厉川!”

    安宁才喊了一声,屁股上就被他很大力地拍了一下。

    她以为他又要故技重施,结果他却是咬牙切齿地说了句,“你不把我逼疯你不甘心是不是!”

    说完,他一下子打开车门,将她往副驾驶位置上一丢。

    “江厉川你要……”

    “闭嘴!”

    他的眼神突然之间变得极其的凶狠,像是要吃人一样。

    车门猛地被甩上,江厉川坐了进去,插钥匙。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到底结还是不结。”

    江厉川说完,不待安宁反应就油门一踩,车子顿时像离弦的箭一样疾射了出去。

    前一刻明明还很融洽,安宁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她这才发现他有些不对劲,看起来就像是真的疯了一样,变得极其的神经质。

    “江厉川,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安宁试探性地问了问。

    然而,她态度都这样了,江厉川却极其艳丽而冰冷地一笑,“已经过了二十秒。”

    安宁面色一沉,而江厉川又道:“你可以猜猜看这条路上哪一辆车会在三十几秒后运气好地被我选中,你可以再猜猜嘭地一声之后,先死的是对方,还是我们,当然,这要看看对方是什么车子了,德系车子一向很耐实,而价值越贵的车子安全系数相对也会越高一些,但总体上说,对方死的几率会很大,可如果冲下山去……再值钱的迈巴/赫也是死路一条。”

    听着他把死说得如此的轻松惬意,安宁只觉得心里一阵惊颤,可是……他真的会那样做吗?

    就当安宁心里怀疑时……

    “还有三十秒。”

    安宁抿直着唇角,“江厉川你到底发什么疯!”

    “二十九秒,除了结婚这两个字,我不想再听到其他,二十八秒了。”

    “行啊,你撞,你撞!”安宁也开始赌狠起来。

    江厉川森森地一笑,那低沉如琴的优美嗓音在继续地数道:“二十六……二十五……二十四……”

    他数到八的时候,看着他那亮得发刺的目光,璀璨的笑,以及丢开方向盘的双手,还有那瞬间飚到一百四十迈,还在不断攀升的速度,安宁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里,这可不是高速,在城区里把速度开到一百四十,等于是找死!

    而就当他数到二十时,安宁看着前方那辆正在等在等待红灯的银色车辆,以及江厉川唇瓣边的诡谲笑容,那嘭的一声巨响已经提前地在她脑子里预演了。

    他竟是在玩儿真的!!!

    安宁紧盯着前方,想要伸手去抓住方向盘,可却被江厉川抢先一步占了先机,他一把将她的双腕握在了半空中。

    “结还是不结!”

    “你这样子有意思吗,我本来就……”

    “结还是不结!”

    四目相对,她已经是一脸的惊慌害怕,他却是依旧咄咄逼人,仿佛即将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只是执着于结还是不结这件事。

    安宁终于忍受不住,“江厉川你个王八蛋!我本来就已经打算跟你结婚了,你他妈的你发什么神经!!!停车,你给我停车!”

    最后十秒,安宁已经开始失控起来,闭着眼睛,不敢盯视前方,甚至连江厉川什么时候松开她手腕的都不知道,更不用说车子怎么停下来的。

    她只知道,一道急刹,整个人差点飞了出去,好在被安全带给扯住了,预期中的巨响并没有来临,她愣了愣,惊吓之后泪水夺眶而出,而一旁,江厉川一脸的难以置信,想到自己一下飞机时接到的消息,再一想到当自己赶来时,那个女人和安宁都已经离开了茶庄,他以为安宁妥协了,可是……她刚才居然说‘我本来就已经打算跟你结婚’……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你已经打算答应结婚?”

    安宁瞪了一眼过去,带着些鼻音,骂道:“你混蛋!”

    看着她那凶狠的眼神,还是和他记忆里一样,一哭就会红起来的眉毛、鼻尖,再加上两颗兔子牙,她不知道她看起来有多么地令人想要……狠狠地咬上一口。

    江厉川轻轻一笑,突然之间全身紧绷起来的神经都松了下来,“是,我是混蛋,但你刚才向一个混蛋求婚了。”

    “求你……”

    安宁脏字儿还没来得及从嘴巴里飚出来,突然嘴巴就被他双唇给封上,一记热吻之后,她的心绪也稍稍地有些平复,而他在说道:“江太太,我决定正式答应你的求婚。”

    ..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黄色暧昧乡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c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