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番外(全剧终)

小说:驯爱,晚上回家玩恶魔 作者:夜神翼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很快,水声停了,夜幽溟从浴室走出来,身下围着一条浴巾,上身什么也没穿,麦色的肌肤在灯光下散发出惑人的光泽,湿湿的头发还在滴水,宽厚的肩膀、强健的胸膛、无一不在散发着男性的魅力。

    看着南宫宝儿穿着性感的睡衣坐在床边吃水果,他的心跳不免加速,灼热的情-欲又再次窜上来,像一团火在身体里熊熊燃烧,但他却努力克制着,故意淡然的走到小客厅:“快来吃东西,饺子凉了就不好吃了。”

    “哦。”南宫宝儿心里很紧张,却故作平静,这种事总要等到男人先主动才对,所以她现在就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南宫宝儿坐到沙发边,夜幽溟体贴的将筷子递给她:“我先吃,我去找件衣服换上。”

    说着,他就走出了房间……

    南宫宝儿看着他的背影,不免有些错愕,他好像丝毫没有那种意思,竟然还出去换衣服,是不是完全对她没有那种念头?难道刚才在浴室都是在开玩笑么?

    ……

    门外,夜幽溟做了几个深呼吸,其实他很想要南宫宝儿,可是她刚才的拒绝让他不敢再主动,他担心她是因为一个多月之前发生过那种事而心里有阴影,不想伤害她,所以只能隐忍着,找了个借口说出来换衣服,其实是想平息自己的**。

    夜傲风的房间设计了指纹密码,一般人都进不去,不过夜幽溟很容易就解开了,走进房间,打开灯,眉梢扬起,这夜疯子的房间跟他的人一样冷色调,墨绿色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里面一点光都没有,明明是白天却像黑夜似的。

    夜幽溟直接来到夜傲风的衣物室,他知道夜疯子向来讲究,卧室里还有一个专门放衣服的房间,足有十几平米,比平常人家的卧室还大,来到房间,夜幽溟娴熟的找到新衣室,夜疯子常期会有一些没有穿过却消过毒的新衣服放着备用,夜幽溟和夜血瞳没少捞他的便宜,每次到他的地盘都不带行李,直接到他房间找衣服穿,反正他们三个人身材都差不多,虽然夜血瞳个子稍微高一点,但衣物尺码都一样,不过夜血瞳的鞋子要大一号,穿不了夜傲风的鞋,所以夜傲风的鞋柜里会有一格是专门放大一码的新鞋,以备夜血瞳过来的时候可以穿。

    以前夜幽溟跟他们兄弟俩走得淡,不太理解他们的兄弟情义,现在他也与他们成为兄弟,才知道这份情义的可贵之处,就好像夜傲风,无论遇到什么好东西都会备两份,留一份给夜血瞳,而夜血瞳也能将自己所有财产放心交给他打理,如果夜傲风有什么事,夜血瞳总是第一时间赶来帮他。

    这份手足之情胜过有血源关系的亲兄弟,夜幽溟曾经很羡慕他们,而现在,他也拥有了这份情义。

    这世上能够打开夜傲风衣柜的男人除了夜血瞳,也就只有他了。

    想到这里,夜幽溟不免有些骄傲,只是想到南宫宝儿,他的神色又变得黯然,夜血瞳和夜傲风历尽生死、腥风血雨那么多年,现在终于能够与心爱的女人在一起,而他和南宫宝儿之间却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虽然他不介意那件事,但若她心里留下阴影,他要如何化解,他不懂。

    三兄弟之间夜幽溟是最晚开窍的,三十六岁的成熟男人却完全没有情感经历,情商也不太高,现在面对这种事,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摇摇头,夜幽溟不愿再想,选了件新的睡袍穿上,然后随便拿了一套明天穿的新衣服,他们三兄弟的口味都差不多,惯用的冷色调,不谓就是那几种颜色,黑白灰银,所以哪件都拿他的品味。

    ……

    回到房间,南宫宝儿已经坐在床上看书,看见夜幽溟穿上睡袍回来,手上还拿着一套衣服,她的心情有些紧张,他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要出去?

    “怎么都没吃?”夜幽溟看见桌子上的饺子都没怎么动。

    “我吃了,不太饿,所以吃得少。”南宫宝儿说,“我吃了很多水果呢。”

    “噢,那晚点我再给我煮别的吃。”夜幽溟坐下来吃饺子,三两下就把一大盘饺子都干掉了,还吃了几块苹果。

    “你,要出去吗?”南宫宝儿试探性的问。

    “不用,我先陪你休息一会儿,然后跟你去见客户,等你把这边的生意谈好了,我们一起回台湾。”

    夜幽溟拿了一张纸巾擦擦嘴,然后用毛巾擦头发,刚才洗过头发之后他没有吹干,到现在头发还是湿的。

    “噢。”南宫宝儿佯装随意的点头,“那我先睡了。”

    然后她滑下来钻进被子背对着夜幽溟睡觉,夜幽溟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她真的不像以前那样主动热情了,看来那件事真的在她心中留下了阴影……

    这么想着,夜幽溟的心情有些忐忑,原本分开这么久,他真的很想好好爱她,可是遇到这种情形,他又不敢碰,甚至还在想要不要去另一个房间睡。

    夜幽溟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儿,又观察着南宫宝儿的背影,她一动不动,好像已经睡着了,他干脆睡在沙发上,随意搭了件薄毯。

    南宫宝儿听见背后传来的唏嗖声,还以为他是在嫌弃她,所以不愿意碰她,她心里很不是滋味,越想越难过,眼泪抑制不住的掉下来,但她用力咬着下唇不发出声音。

    可夜幽溟还是发现了,其实他根本就睡不着,一直看着南宫宝儿,发现她的肩膀微微有些颤抖,他马上起身走过来,轻轻扳她的肩膀:“怎么了?”

    她将脸埋在枕头上,不想让夜幽溟看见自己的狼狈。

    “你哭了?”夜幽溟慌了,连忙扳过她的肩膀,看着她脸上的泪水,他有些不知所措,“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南宫宝儿不说话,只是委屈的抽泣。

    “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夜幽溟即心疼又慌乱,还以为她是想起洛琦强-歼她的事而难过,他马上说,“你是不是想起那件事了?别胡思乱想,我不会介意的……”

    “你介意,你介意,你就是很介意。”南宫宝儿终于爆发了,“如果你不介意,你就不会避开我,你表面上装作不介意,其实心里就在嫌弃我,所以连碰都不想碰我……”

    “你说什么傻话?我……”夜幽溟的话嘎然而止,他忽然明白她为什么生气了,他深深的看着她,试探性的问,“你哭是因为觉得我没碰你?”

    “才不是。”南宫宝儿马上否决,这种事她怎么可能承认,可是她眼神凌乱,不敢看他,夜幽溟已经明白自己猜对了,他上-床睡到她身边,紧紧搂着她,“傻瓜,我不碰你是怕伤害你,不是因为嫌弃你,你想太多了……”

    南宫宝儿撇开脸不看他,她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解释,但是这个话题太敏感,她无法继续跟他讨论下去。

    “别哭了,乖。”夜幽溟扳过她的脸,耐着性子哄道,“其实我很想要你,刚才在浴室都快把持不住了,那不是你自己不愿意吗?我总不能勉强你吧。”

    南宫宝儿推开他的手,赌气的背对着他,滑进被子里睡觉。

    “你再不理我,我就走喽。”夜幽溟作势要下床。

    “你走吧,没人拦着你。”南宫宝儿恼羞成怒。

    夜幽溟真的下床往外面走去,南宫宝儿回头看着他,他竟然直接去开门,她气得坐起来,愤怒的大喊:“你走,走了就别再回来!”

    夜幽溟缩回手,回头看着她:“干嘛发这么大脾气?我只是想下楼给你煮杯牛奶。”

    南宫宝儿红着眼愤愤的瞪着他。

    “好了别生气了,好不容易才见上面,你又在耍脾气。”夜幽溟重新回到床上,搂着她钻进被子里,“快点睡觉,下午还要去谈生意呢。”

    “你不是要去沙发上睡吗?干嘛赖着我?”南宫宝儿装腔作势的推他。

    “才不要,我要抱着你睡。”夜幽溟像孩子一样撒娇,还将脸靠在南宫宝儿肩上,修长的手臂紧紧抱着南宫宝儿的腰,连她的手臂也禁锢在一起,就连腿也压在她腿上,让她丝毫无法动弹。

    “干什么?放开我。”南宫宝儿故作恼怒的推着他,心里其实感到很羞涩。

    夜幽溟不理会她,闭着眼睛装睡,唇边勾着得意的笑。

    许久,南宫宝儿终于无力的停止折腾,身上都渗出一层汗水,她微微喘息着,无奈的看着夜幽溟,气恼的问:“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睡觉,只要你不挑-逗我,我不会动你,我只想这样抱着你睡。”夜幽溟声音低沉的回答,他没有睁开眼睛,依然保持原来的姿势抱着南宫宝儿。

    “真是拿你没办法……”南宫宝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见夜幽溟没再对她有过份的举动,她便不再动弹,渐渐安静下来,只是怎么也睡不着。

    夜幽溟睁开眼睛,看到南宫宝儿灵逸动人的绝美容颜,他的心跳突然又猛烈加速,**再次蠢蠢欲动,而南宫宝儿看到夜幽溟邪魅俊美的脸庞也怔住了,两人就这样幽深的凝视着对方,眼睛一眨也不眨。

    夜幽溟将南宫宝儿抱着这么近,两人离得这么近,彼此的容颜都近在眼前,他们能够感觉到彼此狂热的心跳,和凌乱的气息,心,不由得都微微颤动了。

    南宫宝儿僵持着身体,蜷缩在他怀中,大气都不敢出,她能感觉到他火热的火龙紧紧抵着她的小腹,灼热的胸膛酝烫着她微凉的小身体,这股奇异的温暖让她全身紧绷着,如同一触即发的弦,一动也不敢乱动,心情却忐忑得如同小鹿乱撞。

    夜幽溟闭着眼睛,呼吸均匀。

    南宫宝儿以为他睡着了,伸出小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动。

    “你知道挑-逗我的后果吗?”夜幽溟睁开眼睛,目光灼热的盯着她,她的眼睫轻轻眨动,像蝴蝶的羽翼在扑闪,每一下都在煽动他体内的浴火,他的喉咙干涩起来,俯下头含住她娇嫩的红唇,迷恋的吮吻。

    南宫宝儿仰着脸,憋着气,瘫软的依偎在他怀中,默默承受他的索取,他温柔的时候特别迷人,能够让她放下戒备的抗拒,变得温柔顺从。

    他的吻渐渐变得激烈,双臂将她紧紧禁锢在怀中,一手在她纤细的腰间揉捏,几乎要将她水嫩的肌肤揉碎,身下的灼热挺得更加厉害,像一头困在牢笼里的猛兽蠢蠢欲动,想要冲破牢笼,可他努力隐忍着,没有再做出更加放肆的动作。

    南宫宝儿的身体像水一样柔软,在他怀中瑟瑟发抖,小脸憋得通红。

    许久,夜幽溟终于依依不舍的放开她,眷恋的吮净她唇边的液渍,温柔的说:“睡吧。”

    没等她回答,他便闭上了眼睛,南宫宝儿深情的凝视他俊逸绝尘的脸,想着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她的心情如同五海翻腾,波涛汹涌,百般不是滋味,她觉得,她应该好好跟他谈谈。

    沉默了片刻,她突然轻声说:“大叔,我爱你!”

    夜幽溟微微一震,睁开眼睛看着南宫宝儿。

    “你爱我么?”南宫宝儿将埋藏在心底深处的问题问了出来,很直接很彻底。

    “爱。”夜幽溟没有犹豫。

    南宫宝儿欣喜的笑了,紧紧抱着夜幽溟的腰:“大叔,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夜幽溟将她的脸按在自己胸膛,温柔的亲吻她的额头:“什么事?!”

    “是关于我生日那天晚上的事,其实我没有……”

    “好了。”夜幽溟打断南宫宝儿的话,皱着眉说,“那件事已经过去,不要再提了。”

    “可是……”南宫宝儿还想说什么,夜幽溟火热的吻已经袭了过来,用吻堵住她的小嘴,也许是刚才就累积了炽烈的**,这一次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吻得狂野而激烈,双手也在她身上肆意抚摸。

    直到这个时候,南宫宝儿才知道,原来夜幽溟狂野起来的时候,一点都不冰冷,甚至有些热情过度,像蓄积已久的火山终于爆发,将多年隐忍的yu望在这一晚全部发泄出来,他火热的吻蔓延她全身,她屏着呼吸,闭着眼睛,紧张得瑟瑟发抖,却已不再抗拒和害怕,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他的爱,浓浓的爱。

    一翻热吻之后,他卸下她身上所有的障碍,用膝盖强势的分开她的腿,灼热的火龙紧紧顶着她的下身想要撞进去……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易军紧急禀报:“鬼影圣主,有急事禀报!!!”

    夜幽溟紧皱着眉,恼怒的低喝:“什么事?”

    “我们主人通知您立即赶去瑞士,说有要事需要您去帮忙。”易军焦急的说。

    “靠,来得真是时候。”夜幽溟很是不爽。

    “你又要走了?”南宫宝儿依依不舍的抱着他,“怎么每次都是这样,关键时刻你就要走……”

    “这是最后一次了,兄弟有难,我不能不帮,等血瞳渡过这个难关,我们三兄弟都能过上正常的生活。”夜幽溟在南宫宝儿额头烙下深深的一吻,“等我回来!!!”

    说着,他就要下床。

    “等一下……”南宫宝儿急切的拉住他,“我跟你一起去。”

    “你?”夜幽溟有些意外,“那个地方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玩,会很危险的,你不会武功,去了只会九死一生。”

    “我不怕,我相信你会保护我。”南宫宝儿娇羞的看着他,“带我一起去嘛,我怕你走了以后再也不会回来。”

    “我一定会回来的,其实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这次只是过去帮帮兄弟,但我真的不方便带你一起去,你听话,回台湾乖乖等我回来。”

    夜幽溟快速穿好衣服,最后给她一个激烈的热吻,然后匆匆离开……

    南宫宝儿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十分失落,这次离别,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

    夜幽溟走了,南宫宝儿再也睡不着,换了身衣服就去跟雷燃、赵权汇合,当天去跟徐总他们谈生意,然后第二天赶回台湾,易军带着二十多名随从一路保护他们。

    这一路都很顺利,再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回到台湾之后,南宫宝儿和雷燃回到拉拉山去看白老太太和南宫志,南宫志现在已经恢复了意识,能够睁开眼睛认人,看到南宫宝儿,他非常激动,紧握着她的手虚弱的呢喃:“宝儿,宝儿……”

    他有千言万语想说,无奈身体虚弱,根本说不出来,只能呢喃着她的名字。

    “爹地,我知道您要说什么,别担心,一切都好。”南宫宝儿热泪盈眶的看着他,“现在我们唯一的愿望就是盼着您醒过来。”

    南宫志红着眼,不停的点头。

    “阿志,你真的不用担心了,宝儿现在当上了南宫集团的总裁,她将公司打理得很好,昨天还在内地谈成了一笔大生意呢。”白老太太笑着说。

    南宫志欣慰的笑了,虽然因为生病笑得很浅,但那抹弧度却带着幸福的含义。

    **

    南宫宝儿又恢复了忙碌的工作,她每天都在思念夜幽溟,不知道他在瑞士怎么样,事情有没有办成。

    雷燃心里很失落,没想到百转千回,他终于还是不能跟南宫宝儿在一起,不过他虽然羡慕妒忌,但是不恨,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她,希望她能幸福!

    ……

    这一次南宫宝儿没有等太久,只是五天,夜幽溟就跟她联系了,这天她正在开会,手机调成震动,她没有接到电话,会议结束之后发现有个未接来电是未知号码,她知道这很有可能是夜幽溟打来的,心里十分激动,可惜这种电话号码不能回拨过去,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连忙去找雷燃,问他有没有办法可以回拨,雷燃也束手无策。

    这时,有一个瑞士的电话号码打进来了,南宫宝儿马上接电话:“喂!”

    “在干什么呢?怎么刚才不接电话?”夜幽溟温柔的问。

    “刚才我在开会,手机调动震动了,我没听见。”南宫宝儿激动的说,“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我还在瑞士,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你,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我大概过几天就回来,你乖乖等我,知道吗?”

    “嗯嗯,知道了。”南宫宝儿欣喜的点头,“你兄弟没事吧?他们的问题都解决了吗?”

    “差不多解决了,还有点小事要处理。”夜幽溟说,“现在台湾时间应该是下午吧?你在工作吗?快去忙吧,我也得去忙了,这个号码是我特地为你设置的,你随时可以找我,不过为了避免吵到病人,你最好发短信。”

    “知道了知道了,你去忙吧,我会给我发短信的。”

    “嗯。”

    ……

    随后的几天,南宫宝儿每天都跟夜幽溟发短信聊天,她还教他们用微信,两人用微信聊,她告诉他,七天后南宫集团要举行年度庆典,到时候她这个南宫总裁是主角,希望他能在那个时候赶回来当她的舞伴,他爽快的答应,一定会在七天之内赶回来,为了给她当好舞伴,他还让苏慕和冷静依教他跳舞,大家都非常震惊,没想到他的变化这么大……

    **

    七天之后,夜幽溟准时赶回台湾,参加南宫集团的年度庆典。

    不过这一次他戴上了面具,因为神父还没有真正垮台,他目前还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

    为了不引人注目,他没有全程参加。

    晚会开始之后,南宫宝儿一直翘首盼望夜幽溟的到来,打电话提示关机,她心急如焚,不时看看入场处,倒是有嘉宾陆续入场,其中却没有夜幽溟,她的脖子都快要伸长了,他还是没有来。

    雷燃拍拍她的手,低声说:“别担心,宝儿,如果小白没回来,我就替他当你的舞伴。”

    “好。”南宫宝儿微笑点头,表面上看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晚会罢了,却是她第一次以南宫集团总裁的身份正式站在众人面前,这个时候,她真的希望有夜幽溟陪伴在身边,她希望他能够赶回来……

    聚餐之后就是颁奖典礼,南宫宝儿穿着典雅唯美的晚礼服走上台,对着上千名职员讲话发言,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心,职员们看着年轻美丽的老总都心怀敬意,虽然以前这位南宫小姐的名声不太好,但是这几个月以来,她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和为人,现在大部分员工都很信服她。

    而南宫宝儿站在台上,看着这些职员,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她再次看向入场处,夜幽溟依然没有来,她失落的垂下眼眸,原本记得牢牢的演讲词全都忘得一干二净,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南宫宝儿站在台上低着头,一直没有说话,台下的职员和嘉宾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她怎么了。

    雷燃不禁为南宫宝儿捏一把汗,站起身,准备悄悄从后台上去提醒南宫宝儿,正在这时,会场的门打开了,一个身材修长、戴着面具的帅哥推着南宫志走进来,所有人都惊呆了,南宫宝儿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他回来了,真的回来了,不仅回来,还推着她父亲一起上台,南宫志原本像中风一样卧病在床,根本不能下床,可是现在他的气色看起来很好,精神也很好,脸上还洋溢着感动的笑容。

    “南宫总裁……”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激动的看着南宫志。

    雷燃大步上前,跟夜幽溟一起推着南宫志,低声说:“你终于来了!宝儿一直在等你。”

    “我下午才到,直接回拉拉山见伯父,顺便把我早就炼制好的药给他用了。”夜幽溟微微一笑,抬眸看着台上的南宫宝儿。

    南宫宝儿捂着嘴,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流,他总是能带给她这么多惊喜和感动,让她怎么不爱了他!!!

    公司的股东和高层全都围过来与南宫志握手,南宫志激动不已,眼泪满含热泪,不停的点头,雷燃和赵权将他抬上舞台,夜幽溟将南宫宝儿面前的话筒拿过来递在南宫志面前。

    南宫志翕了翕嘴,没能说出完整的话,不免紧张的看着夜幽溟,夜幽溟向他投去鼓励的眼神,他试着说话:“谢谢……大家……对宝儿……的支持……”

    一句话说完,场上立即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所有人都站起来鼓掌,敬重的看着这位兢兢业业的前任总裁。

    南宫宝儿见南宫志竟然能够完整的说出一整句话,激动得泪如雨下,蹲在他面前跟夜幽溟一起替他拿着话筒,南宫志握住他们两的手继续说:“我昏迷了……将近一年……就像……死了一次,脑袋里……念念不忘的……就是……这个女儿,还有我……用血汗……打拼出来……的基业……南宫集团,我忠心的……感谢我……未来的……女婿,让我再次……活过来,现在我……人生中……最珍贵的……两样东西……都还在,我觉得……自己……十分幸福!!!”

    掌声更加响亮,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夜幽溟身上,原来这个神秘的面具男人是南宫志未来的女婿,也是南宫宝儿的未婚夫,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能够肯定的是南宫集团的重新崛起、南宫志的苏醒、南宫宝儿的振作都离不开他的帮助,否则南宫志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南宫志用僵硬的手将话筒推向南宫宝儿面前,示意她跟讲话,南宫宝儿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雷燃掏出纸巾递给夜幽溟,夜幽溟温柔的替她擦眼泪,她不顾形象,不顾大家的目光,感动的扑在他怀里,死死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放手。

    “看来我们的小南宫总裁太感动了,已经说不出话来。”赵总打趣的笑道。

    “对不起……我现在……真的很激动……”南宫宝儿拿着话筒泣不成声的说,“我没办法……说话了,让雷燃……帮我主持……这个会议吧。”

    然后她拉着夜幽溟就跑了。

    “让我们一起为他们祝福吧。”雷燃带头鼓掌。

    台下又是掌声又是笑声还有起哄声,有年轻人吹着口哨大叫——

    “南宫总裁已经等不及要去约会了!哈哈……”

    “南宫总裁,我们等着喝你们的订婚酒呢……”

    所有人都以为南宫宝儿和夜幽溟感情祝福,台上的南宫志笑得很灿烂,雷燃心里虽然有些失落,但也在为他们祝福,真心爱一个人就是这样,若是得不到,就护她安心!!!

    他做到了……

    **

    南宫宝儿牵着夜幽溟一路跑出会场,上了车,抱着他就是一阵热吻,夜幽溟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热情的配合着她,好一会儿,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停下,南宫宝儿激动的说:“你为什么总能让我感动,给我惊喜???你这么好,我会配不上你的,怎么办?”

    “傻瓜!!”夜幽溟捏捏她的脸颊,霸道的命令,“以后不准说这种话。”

    “嗯嗯!”南宫宝儿含着热泪点头,凑过来又要吻他,他却抵着她的唇,“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南宫宝儿下意识的问,随即又板着脸,“你不会又要走了吧?这次天塌下来我也不放人。”

    “你猜对了,我真的得走了。”夜幽溟笑着说,“但是这次带你一起去……”

    “真的?”南宫宝儿欣喜若狂,“去哪里?”

    “先带你去参观我的实验基地,然后去梦城参加我兄弟的婚礼!”夜幽溟看看时间,“专机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

    “太好喽,出发……”

    “你不用跟公司请假吗?这一去可是要耽误一个多月的。”

    “我就是老大,需要向谁请假?”

    “那公司的事……”

    “雷燃会打理的。”

    “雷燃真是没话说,为你们南宫家和白家鞠躬尽瘁!!!”

    “所以我决定把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给他,然后升他为副总裁!!”

    “不错,他的身家很高了,应该有很多好女孩追求他……”

    “那是当然。”

    “要早点给他介绍个女孩,免得他心里对你念念不忘。”

    “嘻嘻,你吃醋了。”

    “才没有。”

    “有有有,你就有……”

    “……”

    **

    南宫宝儿一直以为夜幽溟是穷光蛋,后来才知道,原来他的实验基地漫布世界各地,每一个实验基地规模都无比强大,占据整整一座岛,足有三十几个实验基地,光是研究人员都高达七百多名,有的在研究药物,有的研究科技产品,不过很少推到市面上来。

    南宫宝儿惊叹不已,好奇的问他是怎么办到的,怎么会有那么多钱支撑这些实验基地,他说以前大半基金都来源于暗夜,因为很多研究出来的东西都被暗夜推广使用,现在他得重新寻找新的投资商了,南宫宝儿这个财迷马上表示要跟他合作,他笑着说:“不好意思,我已经找到投资商了,就是我那两个兄弟!”

    “讨厌,重友轻色!!!”

    “哈哈……”

    **

    夜幽溟的确有些重友轻色,带南宫宝儿去梦城参加夜血瞳的婚礼之前,再三叮嘱她在婚礼上要表现得矜持一点,千万不要太热情太主动,不然夜傲风和夜血瞳一定会取笑他,南宫宝儿十分不乐意,经不住他的甜言蜜语,表面答应,内心却想好了小花招。

    婚礼这天,南宫宝儿当着众人的面诱吻夜幽溟,引得夜傲风和夜血瞳两兄弟躲在暗处围观,还打赌他们会不会忍不住跑去开-房,甚至暗中跑去偷窥……

    **

    夜幽溟怎么可能带南宫宝儿去酒店,他直接带她去了夜傲风位于半山的新别墅,这是夜傲风为了方便来梦城与夜血瞳聚会购买的,万物聚全,就是没有人住。

    夜幽溟可是憋了很久,今天被南宫宝儿这一挑-逗再也受不了了,抱着抱着南宫宝儿一路奔跑回到房间,迫不及待的关上门,将她抵在墙上激烈的吻着她,双手急切的扒她的礼服。

    “唔……”南宫宝儿快要无法喘息,身体瘫软的依偎在夜幽溟怀里。

    夜幽溟一边激烈的吻着南宫宝儿,一边扯开她后背的拉链,将礼服上面部分扒下来褪到腰际,她完美无瑕的上/身毫无遮掩的呈现在他眼前,他痴迷的俯在她胸前,眷恋的吮/吻她粉红的倍蕾。

    激烈的电流涌遍全身,南宫宝儿仰着头,陶醉的喘息,

    却在这时,她突然听见洗手间里传来低低的笑声,惊愕拍着夜幽溟的肩膀:“有人,有人。”

    “怎么会……”夜幽溟的话还没说完就震住,他也听见笑声了,他展开双臂遮掩住南宫宝儿的身体,南宫宝儿手忙脚乱的将礼服穿好,羞得面红耳赤。

    “臭小子,给我滚出来!!!”夜幽溟脸色铁青的厉喝道。

    “哈哈……”洗手间传来哄堂大笑,门打开,夜傲风和叶滔从里面溜出来,夜傲风笑得很厉害,简直前俯后仰。

    叶滔黑着脸,不悦的说:“老大,叫你忍住别笑,你偏要笑,现在好了,激情部分都还没看到。”

    “臭小子,拿这种事来赌。”夜幽溟往叶滔后脑狠狠拍了一巴掌。

    南宫宝儿转过身捂着脸,简直没脸见人。

    “出去出去,快点滚出去。”夜幽溟往夜傲风屁股上踢了一脚。

    夜傲风一边笑一边往外走,路过南宫宝儿身边的时候,还邪恶的说,“宝儿,你身材好棒哦!”

    “啊!!!”南宫宝儿捂着脸,气得直跺脚。

    “夜疯子,你想死是不是???”夜幽溟咬牙切齿的厉吼。

    “哈哈……”夜傲风笑得更厉害,“你们慢慢玩,我让保镖守在外面,保证没人再来打扰你们。”

    “今天是血瞳结婚,你们应该去闹他的洞房。”夜幽溟气极败坏的吼道。

    “酒席还没散呢,我们现在就去闹他们……”夜傲风的声音十分愉悦。

    ……

    夜幽溟将房门关上,然后四处检查了一下,确定没人之后,又拉上窗帘,将房门反锁,然后抱着南宫宝儿热吻。

    南宫宝儿惶恐不安的说:“会不会还有人?我好怕……”

    “不会的,我检查过了。”

    夜幽溟抱着南宫宝儿滚到床上,热情的吻着她,迫不及待的掀起她的礼服,抚摸她修长的美腿,南宫宝儿很配合,一边吻他一边替他脱衬衣,她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要将自己献给他,而他也再也不想忍耐了……

    夜幽溟真的太心急了,没做多久前攻就抬起南宫宝儿的腿,缓缓进入了她。

    “啊——”南宫宝儿吃痛的惊叫,全身僵硬着,动也不敢乱动,连呼吸都带着撕裂的疼痛,全身如同紧绷的弦,微微颤抖着。

    “好紧。”夜幽溟低吟着,用力的撞入,一下又一下,直到完全顶到她身体的最深处,这时,他竟然感觉到突破了一层障碍,仿佛有一层薄薄的膜被顶破,他十分错愕,低头去看,果然,她身下竟然流出少女的鲜血,他惊喜的问,“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本来就没被人怎么样,那次是洛琦故意挑拨我们,你当时就说了,是你自己不相信……”南宫宝儿强忍着疼痛,低声说,“你轻点,疼死我了。”

    “天啦,你这个小坏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夜幽溟简直欣喜若狂,激动不已。

    “我怕说了你也不信,干脆让你自己来验证……”南宫宝儿羞涩得脸都红了。

    “我爱死你了……”夜幽溟用力吻着她,身体更用力的往前撞入,直到镶嵌在她身体深处。

    “大叔,好疼……”南宫宝儿的双手攀在他的肩膀上,迷离的眯着双眼,双腿疼得颤栗,下意识的收紧,夹得夜幽溟一阵吸气,天知道他是用了多么大的自制力才能强忍着不再继续撞击,只想让她适应之后再动作,可她的每一个呼吸都在you惑着他,挑动他的极限,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开始撞击起来……

    **

    粗重的呼吸,浓郁的yu望,迷醉的低吟,疼痛的低泣弥漫在房间,他们如同两条蔓藤交织在一起,痴迷的索取,彼此身上的气息交汇在一起,完美的身体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迷醉的光泽。

    忘情的两个人,丝毫没有发现,一道身影从门底的缝隙渗透进来,那个身影,已经在外面站了好久。

    ……

    这一夜,他们抵死缠绵,夜幽溟不再是一座冰山,而是一座终于爆发的火山,将熊熊燃烧的爱火包围着南宫宝儿,将最浓烈的爱都给她。

    她紧致而稚嫩的身体像一个致命的漩涡,不断吸引他弥足深隐,让他忍不住想索要更多,可是看着南宫宝儿痛苦得扭曲的小脸,咬唇低泣的可怜模样,他担心南宫宝儿柔弱的小身体无法承受,于是,在做了三次之后,强行忍着还想再要的**,依依不舍的从她身上翻下来,紧紧抱着她,温柔的安抚:“别哭,放过你了。”

    “疼,好疼……”南宫宝儿哽咽着,蜷缩在夜幽溟怀中,小小的身体瑟瑟发抖。

    夜幽溟吻着她脸上的泪水,宠溺的说:“你太小了,所以才会这么疼,以后慢慢就习惯了。”

    “还有以后?以后不要了……”南宫宝儿嘟着嘴,故意说,“我疼死了,再也不要做这种事……”

    “那怎么行?”夜幽溟马上翻身压住她,“我好不容易才尝试到这种事的美好,以后我每天都要,你要保持以前you惑我时的那种热情,积极配合我,不准抗拒,知道吗?”

    “你好讨厌……”南宫宝儿的脸都红了。

    “宝贝,我们再来一次吧……”夜幽溟咬着她的唇瓣,又开始挑弄她,南宫宝儿嬉笑着躲他,两人就在床上玩闹起来,这时,夜幽溟的手机忽然响了,他顿住动作,准备去接电话,南宫宝儿拉住他,“不会又是你兄弟叫你出去吧?我不管,今天你哪里都不能去。”

    “不去不去,现在就是天塌下来也不去。”夜幽溟信誓旦旦的说,“不过这个电话还是得接,万一真有什么事呢。”

    “我来接。”南宫宝儿接听电话,直接打开免提,电话那边传来夜血瞳急切的大喊声,“老鬼,快来救人,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夜幽溟下意识的问,心跳得很快。

    “夜疯子出事了,他被暗杀,中了一枪,现在快不行了,你快来救人啊。”夜血瞳心急如焚的说,“快啊,我们就在婚礼现场。”

    “好,我马上……”夜幽溟正准备起床,忽然觉得不对劲,不可能的,神父已经死了,这世上还有谁能动夜疯子?更何况他还跟夜血瞳在一起,更不可能出事,一定是这两个家伙知道他跟宝儿正在做-爱,所以故意耍他。

    “你赶紧去,别管我了,快去。”南宫宝儿毫不知情,连忙推他起床,还帮他穿衣服,其实她就是撒撒娇,真有事的时候自然知道轻重,肯定不可能在紧急关头还强行留下他的。

    “不去了,还是我宝贝比较重要。”夜幽溟冷酷的说,“宝贝,不管他们,我们继续……”

    “啊???”南宫宝儿愣了一下,慌乱的说,“我刚才是开玩笑才叫你别走的,现在真出了事,你怎么能不管呢?那可是你兄弟啊,你赶紧去吧,别管我……”

    “他们不会有事的,别担心。”夜幽溟拿过手机,对着电话大声说,“血瞳,你叫阿鬼看着医吧,医死医活都没事,反正夜疯子皮粗肉硬,死不了!!!”

    “我靠,死老鬼,你还真是见色忘义,太没良心了。”夜傲风愤怒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然后那边哄笑一堂,大笑不止。

    南宫宝儿这才知道上当了,脸倏地一下就红到了耳根。

    “看到没?我就说了吧,男人在做-爱的时候就算是世界末日来了也不会停止,老鬼也是个正常男人啊。”夜血瞳幸灾乐祸的说着风凉话。

    “老鬼,算你狠!!!有件事你不知道吧?我在你那房间安装了摄像头,你和你女人做-爱的场景全都录下来了。”夜幽溟邪恶的说,“我现在就回别墅去围观,你看着办吧!!!”

    “啊————”南宫宝儿吓得尖叫,“天啦,让我死掉算了。”

    “宝贝别怕,他骗你的。”夜幽溟马上安慰她。

    “谁说我骗你们的,那摄像头就在天花板的水晶吊灯上,不信你自己找找。”夜傲风一本正经的说。

    夜幽溟连忙起床穿上内库,跃上柜子踮着脚步在水晶吊灯上查看,但他不想让夜傲风和夜血瞳知道,所以还在跟他们讲电话,装作不屑的样子:“怎么可能?有摄像头还会逃过我的眼睛,我才不信你呢。”

    “那是我的房子,你当然不会检查,更何况你都急成那样,恐怕一进门就做起来了,哪有功夫检查啊。”夜傲风坏笑道。

    “就是就是,疯子,你赶紧回去把那真人版爱情动作片拷出来发给我,让我也欣赏欣赏,看看老鬼破-处用什么姿势。”夜血瞳跟着起哄。

    夜幽溟气得直咬牙:“你们俩个有点人性行不行?我憋了这么多年,难得破处,你们竟在这里瞎捣乱,夜血瞳,今天可是你的新婚之日,你放着亲娘子不管,来找我麻烦,你是不是想回去跪搓衣板???”

    “这是人生乐趣,懂不懂?我和我老婆老夫老妻,来日方长,等玩完了你,我再回去洞房也不迟。”夜血瞳说。

    “是吗?”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顿时,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下,夜血瞳的声音变得胆怯,“老婆,我……啊,疼疼疼……”

    “我说酒席一散你怎么跑得不见人影,原来是躲在这里胡闹,今天你犯了几次错我都原谅你了,这次可不能再饶了你,给我滚回去!”

    “是是是!”

    “哈哈……”

    “夜疯子你还笑,都怪你……”

    “小夜子,还不快来扶我回去!”另一个女人声音传来,夜傲风马上也变了,“是,老婆!”

    ……

    “哈哈,两个怕老婆的家伙,看你们以后敢不敢戏弄我。”夜幽溟大笑,回头见南宫宝儿凶巴巴的瞪着他,他打了个寒颤,“宝贝,以后我也会乖乖听你的话!”

    “这才对嘛……”南宫宝儿笑逐颜开,“怎么样?有没有摄像头。”

    “没有,早说那家伙故意骗我们的了,不管他们,我们继续……”

    “讨厌,才刚停下又要,人家好疼呢。”

    “我这次轻点……”

    “那我在上面吧,这样应该没那么疼。”

    “嘿嘿,宝贝真乖!”

    **

    外面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幸福在彼此心中漫延,夜傲风、夜血瞳,夜幽溟会继续幸福下去,他们三兄弟的情义也永远不会变!!!

    ————————————————————————————————————————————

    全剧终

    2014年1月11日22:12

    夜神翼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黄色暧昧乡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c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